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番外篇

  自从墨鸦恢复记忆,两个人就分房睡了,墨鸦没恢复记忆的时候,白凤还能相安无事和他睡一起,现在怎么觉得怎么别扭。
  墨昕突然发现这俩人气氛莫名有些不太对。
  本着“我嫂子可不能让人拐跑”的想法小丫头跑去找红莲取经。
  “闹别扭了?”红莲分外诧异,那两个连体婴似的也会闹别扭?
  墨昕歪头想了想,“反正就是不对。”
  红莲挠了挠下巴,突然眼睛一亮。
  “难不成是夫夫生活不和谐?”
  墨昕:=口=
  红莲突然十分兴奋的跑出去拿了一堆瓶瓶罐罐。
  “我跟你说!这可都是好东西!都是我从我哥哥哪里偷来的!可值钱了!”
  墨昕听着红莲一样一样给他介绍,表情分外扭曲。
  “突然好心疼小良子。”看不出来韩哥哥居然这么...
  两个人密谋半晌,墨昕拿了两瓶在她看来比较正常的走了,红莲收拾的时候突然发现标签不太对,墨昕拿走的是加了料的。
  红莲:-.-反正没用我身上偶吼吼。
  墨昕拿着东西回自己屋里捣鼓半晌,趁着晚上吃饭的时候溜到两人房间,把东西一股脑塞到床头,顺手给宝鸽鸽喂了点吃的,然后蹦蹦跳跳着跑了。
  宝鸽鸽落在床头端详那两瓶东西,扑扇扑扇翅膀,结果碰掉了一瓶,流了一地。
  宝鸽鸽:闯祸了Σ( ° △ °|||)︴
  叼了一块布盖住之后迅速逃离现场。
  晚上两人回房的时候就觉得屋子里有种奇怪的味道,不过也没多想。
  墨鸦伸了个懒腰,“睡吧,我去外间。”
  白凤抿抿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走回里间,习惯性去看宝鸽鸽结果发现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摸了摸头发,脱了衣服躺床上。
  墨鸦坐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刚才闻到的味道不太对,苦想了一会儿到底什么时候闻到过,突然一拍额头,“该死。”
  怎么有人给白凤用风月楼的催情香?
  不对,有人潜入白府不可能所有人都不知道。
  有内奸?
  不对不对,那小子现在睡在里面,别是中招了吧!
  墨鸦站在门口抬手敲敲门,“白凤,白凤你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
  白凤蜷在床上,全身燥热,精神有些模糊,下面涨得难受,本来觉得忍忍就过去了,结果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慢慢平息,反而更难受了。
  “墨鸦...”
  墨鸦站在门外愣了愣,推门进去,催情香的气味扑面而来,连忙屏住呼吸,把窗户推开,见白凤蜷在床上连人带被全抱起来放到外间。
  “白凤,白凤,认不认得我?”墨鸦把人从被子里捞出来,拍拍白凤的脸,后者眼神迷蒙还是存了一分清醒。
  “墨鸦。”白凤不自觉往墨鸦身边蹭了蹭,愈发觉得身子热的难受。手从被子里钻出来,摸了摸虚空然后捞着墨鸦的腰搂着不放手。
  墨鸦扶了扶额,还是中招了。
  眼下这么个尴尬的情况要怎么解决?
  虽然白凤两世为人但是现在身体的年龄也才十六,这让他怎么下手?
  恍惚间白凤又看到了曾经的那个梦境,只不过主角变成了自己,不自觉蹭了蹭腿。
  “墨鸦...唔...墨鸦...”
  虽然接触催情香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墨鸦毕竟也吸入了一些,这时候又听白凤染了情欲的声音,只觉得自己也要烧了起来。
  白凤没得到回应,不满的踹了踹被子,搂着墨鸦的手紧了紧。
  管他的!
  墨鸦伸手抬起白凤的下巴,带着点疯狂意味地吻了下去,唇舌相接,挑逗似的撩拨白凤的舌,另一只手顺着白凤的衣领钻进去,解开里衣,然后向下褪去白凤的裤子,眼底燃起不知名的火。
  白凤只觉冰凉凉的东西蹭着身子,缓了缓难忍的热,舒服的眯了眯眼睛,两只手紧紧揪着墨鸦的衣服。
  墨鸦在他腿上打了个转,把人捞起来回到里间。
  外间隔音不好。
  刚才开窗户略微通了通气,但还是有残余的香,一瞬间两个人就要燃起来一样,墨鸦一手握住白凤的下身慢慢动作,白凤不自觉拧了拧身子。
  泄了一次之后白凤恢复了点清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凤。”墨鸦低低唤了一声,白凤回头看他。
  墨鸦低头亲亲他。
  白凤吸吸鼻子,抬手搂住墨鸦。
  两个人似乎很久没有这样待在一起过了。
  墨鸦呼了口气,看着白凤邪气地笑笑,“要继续吗?”手顺着脊背滑倒腰线,暗示性地捏了捏。
  啊这个死妖孽!
  白凤一直觉得他是个妖孽,不管是气场还是哪方面。
  红着脸扭头闭上眼睛。
  “哪儿那么多废话!”
  墨鸦却好像听不懂一样只是撩拨,在白凤控制不住起反应的时候凑到他耳边。
  “白凤,喜不喜欢我?”
  染上情欲的声音有些低哑,偏偏有些要命的性感,呼出的热气吹在耳边,白凤竭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却还是抖了抖,耳朵红的要滴血。
  “你...我...你管我!”
  墨鸦低低地笑。
  “嘴硬。”
  在白凤恼他之前果断堵了嘴,抬手掠过柔软的头发不经意瞥见褥子下一瓶乍眼的东西。
  略微皱了皱眉,想了想突然挑了挑眉。
  催情香的功效又上来了,白凤皱着眉头蹭了蹭,墨鸦轻轻啄了一下把人放倒,抬手拎了瓶子过来,仔细辨别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了然地笑了笑。
  这小丫头...
  不过...送上门的好处为什么不要?
  抬手扯了衣裳,垂眸亲了亲白凤的眉眼,虔诚无比。
  有些迷糊的白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手搂住身上人的脖子。
  墨鸦轻笑,真好,我还能这么看着你。
  手上倒了些瓶子里的东西,在白凤身后打着转。
  “凉...”白凤嘟囔着躲了躲,墨鸦亲亲他,白凤哼唧两声不说话了。
  试探着伸入一指,白凤皱皱眉,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还在接受范围之内,墨鸦就着姿势慢慢扩张,眼角妖冶的纹络偏偏有种溺死人的温柔。
  催情香的功效大大盖过了身上的不适,白凤蹭了蹭双腿,搂着墨鸦的手忍不住勾了勾。
  墨鸦扶了扶白凤的头,天蓝色的眼睛半睁半阖,带着些许雾气,眉目舒展,脸上两片红,嘴泛着水光,长发披散,难得的温顺。
  墨鸦突然就笑了。
  这哪是天上飞的凤凰,倒是很像墨昕养的那只小猫儿。
  白凤显然不知他在想什么,“难...难受...你快点...”
  墨鸦亲亲他,抽出自己的手指,抵在白凤身后磨了磨。
  许是身体实在忍不住,白凤勾了勾墨鸦的腰,自己吞了一块进去。
  墨鸦连忙按住他的腿,白凤挠了挠他的肩,“墨鸦...”
  墨鸦亲亲他,试探着往里推,毕竟手指和那里到底还是有些区别,白凤皱着眉有些难受。
  墨鸦伸手抚了抚他的腰,另一只手转到他身前慢慢挑逗。
  等白凤缓过气之后墨鸦慢慢进到底,吐出一口气。
  白凤只觉得身后涨得很,但是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满足,一手扯了扯墨鸦的头发凑上去亲了他。
  墨鸦低了低身体,张开唇舌,身下也开始慢慢抽动。
  白凤睁睁眼睛,然后又闭上。
  不是梦。
  一直以来的所有不安都找到了宣泄口,终于实实在在地抱住了这个人。
  折腾了一会儿墨鸦突然把他抱起来,变成他跨坐在他的身上,下面不知顶到哪里,冲上头的快感让白凤一瞬间失了声,缓过来之后大口喘气。
  墨鸦抬起手,蹭了蹭他的脖子,凑上去衔住,略用力地研磨。
  白凤跪在床上,双手还环着墨鸦的脖子,顺手揪了一把头发,并没有特别用力。
  墨鸦挑眉笑了笑,刀子嘴豆腐心。
  满意的看着身上的人打上属于自己的标签,墨鸦很满意。
  折腾到后来白凤已经没了力气,手还缠着墨鸦的脖子,被墨鸦拉下来,十指相扣,射出来的同时衔住了白凤的唇,轻轻描摹。
  白凤还略微有些喘。
  墨鸦把他抱起来,取了个毯子裹住,自己披了件外衣,抱着白凤去了府外的温泉。
  白凤昏昏欲睡靠在他身上,由着他给自己清理。
  “喜欢。”突然呓语似的冒出两个字,墨鸦顿了顿,低头看他,白凤闭着眼,呼吸浅浅。
  墨鸦勾唇笑笑,“我也是。”说罢,吻了吻白凤的眼睛。
  嘛,这么说来还要感谢那个小丫头。
  要不把言星寒打包送她房间里去?
  睡梦中的言星寒突然打了个寒颤。
  墨昕则不知梦见了什么,笑的甜蜜。

————————————————————
我知道错了不要打我
正文没憋出来反而把番外撸出来了是我的错
滚去卡文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