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抱歉 最近生病了
一直发烧所以晚了几天
副cp发糖
然后我就不打tag了
————————————————————
二十四

  言星寒迅速往回赶,心里默念这小祖宗千万别惹出什么事儿来。
  他从小到大最头疼的就是这小祖宗上蹿下跳闲不住的性子。
  他从小到大有三次不好的预感。
  头一次是十岁那年,墨昕五岁,这小祖宗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子,言星寒把她解救出来的时候一个小脸憋的通红,言星寒差点以为她把自己闷死了。等搞清楚她就是睡着了之后言星寒都要给她吓死了,一身冷汗。
  第二回是十三岁那年,小娃娃也不知道是属什么的,带着上街撒手就没,但是言星寒也说不上为什么跑多远都能找到她。除了有一回让人贩子拐跑了。言星寒找她一下午没找到,傍晚回来想多叫几个人去找她结果回屋拿东西的时候发现撒手没本人躺他床上睡得正香,手里抓着一张纸。
  具体写了什么他记不太清了,大概意思是说感谢她帮忙抓住了这群人贩子,还送了她一包糖果。言星寒把人弄醒才想教训两句结果小娃娃半睁半眯着眼睛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嘴里还嘟囔着“美人师傅你看我多厉害好多叔叔送我糖还夸我说我是个小英雄哦对了这个糖超级好吃你也尝一块...”
  言星寒青着一张脸头一回有了把人送回墨家的冲动。
  第三回就是真不太好了。
  十八岁的时候他带着墨昕到处游玩,走进了一片深山老林正撞上一群人杀人越货。
  疲于应对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风声回头正撞上了墨昕倒下的身体,锁骨的地方一条长口,瞬间把衣服染成了血红色,言星寒当即就红了眼睛,也是第一次下狠手杀了人。
  把所有人打趴下之后言星寒还想补上最后一击,结果被墨昕拉住了衣角。
  “师傅。”
  言星寒回头看她,她扯出一个笑容。
  “师傅,我疼...”难得的跟他撒娇。
  言星寒立刻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包扎伤口,伤口深得很,而且位置又尴尬的要命,好在言星寒身上带的药很全,但也只能躺着静静养伤。
  墨昕伸手拉着他的衣服不放手,小脸苍白但还是对着他笑。
  “师傅,借你大腿躺下可以吗?”
  言星寒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头让她躺在自己腿上。
  墨昕打了个哈欠,抻到伤口微微吸了口气,不过看着言星寒还是在笑。
  “师傅,我睡一会儿哈。”
  言星寒摸了摸她的头,“睡吧。”
  墨昕眨巴眨巴眼睛,“那你别走哦!”
  “不走,你睡。”“嗯嗯。”
  于是她就这么睡了过去,一睡就是一小天。
  言星寒就那么坐了一天。
  他是有些洁癖的,身上灰扑扑还有血,但是他动都没动就那么坐着看着墨昕睡觉。
  阳光晃人眼睛,言星寒就微微弯腰给她挡着阳光。
  当时他就想着,墨昕要是出事,抽筋扒骨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
  好在只是受了轻伤。
  墨昕难得的睡得安稳一动不动。
  言星寒虚虚摸了摸她的头发。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娃娃。”
  而现在,不知道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娃娃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
二十五

  言星寒找到墨昕的时候后者穿着一身男装大爷状坐在十几个人堆起来的人形沙丘上。
  言星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也松了口气。
  墨昕看见言星寒,甩开扇子遮住嘴,坏笑着弯了弯眼睛。
  “呦,如此俊俏的小娘子居然来了我们贼窝,正好本公子,哦不,本大爷缺个压寨夫人。来人啊,把她给我绑了送洞房里去!”
  然而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都被她打的眼冒金星被她坐在屁股底下了。
  言星寒扶额,“别玩了。”
  墨昕撇撇嘴,“嘁,没劲。回家了!”
  潇潇洒洒转了个圈从上面跳下来,墨昕打开折扇,摇摇晃晃溜达着走了。言星寒看了看人山,摇摇头,跟着墨昕走了。
  顺便去衙门报了个案,两个人从衙门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了。
  “饿死了饿死了!师傅师傅,找个地方吃饭去!”墨昕伸手一扯言星寒的袖子,“我跟你说师傅,前面的天仙居卖的果糕特别特别好吃!走走走我带你去尝尝!”
  言星寒叹口气由着她扯着自己往前走,一边对天上的小鸟招了招手。
  这边找了一天都没找到人的墨家上下收到白凤带来的消息这才放下心来。
  ————————————————————
  墨昕拉着言星寒去了天仙居,点了一堆吃食之后坐着等上菜,隔壁貌似也坐了人,是两个姑娘。
  “玉玉玉玉,我和你说,我今天看见了一个非常俊俏的公子!”
  “可知姓名?”
  “不知道,我不好意思上去问。”
  “为什么?”
  “咳咳,”小姑娘咳了咳,稍稍压低了声音,“因为我好像看见那个公子怀里有个白衣人,两个人貌似在...”
  “殿下,”另一个姑娘打断了她的话,“应该告诉她们把你的话本子都收了。”
  “哎呀玉玉!不行不行!!那都是我搜刮好久搜刮来的!再说了,那还不是我哥搜刮来的!你要丢也要问问他!”
  “殿下。”另一个姑娘只听语气都能听得出来有多么的无奈。
  “不管!反!正!不!许!丢!”
  墨昕捂着嘴偷偷笑笑。
  言星寒看了她一眼。
  墨昕打开扇子在手上转来转去。
  上了菜之后墨昕两手捧着下巴双眼放光。
  “看上去好好吃!!”
  “那你就多吃点。”言星寒给她夹菜。
  好堵上你这张小嘴。
  然后墨昕开始一脸幸福的品尝美食,天仙居的吃食也确实美味,尤其是糖糕,就连少吃甜食的言星寒都多吃了几口。
  墨昕嚼着一块糖糕,满眼幸福,像只心满意足的小猫。
  言星寒衔着筷子微微笑了笑。
  最后墨昕打包了两份糕点要带回去给白凤尝尝,言星寒给她擦擦嘴之后结了账,两个人从雅间走出来,隔壁两个小姑娘走在他们前面,许是裙摆有些长下楼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失去了平衡,墨昕眼疾手快捞了人一把。
  “哇吓死我了!”一身粉衣服的小姑娘拍了拍胸口,回头看了看墨昕,“谢谢你!”附赠一个甜甜的笑。
  墨昕也对她笑,“小心点。”
  另一个鹅黄色衣服的小姑娘微微弯了弯身体,“多谢姑...多谢公子。”
  墨昕挑挑眉毛,摸了摸鼻子。粉衣服的姑娘捂嘴笑。
  言星寒拍了拍墨昕的头,“看吧,功夫不到家。”
  墨昕扮了个鬼脸,对着两个姑娘笑了笑。
  “我叫墨昕。”“我叫红莲!”“弄玉。”
  墨昕伸手挽着她们两个,“我带你们去逛夜市吧!”
  “好啊好啊!”红莲拼命点头,“我第一次出来逛!”
  “那跟我走吧!我知道哪里好玩!”然后红莲就被墨昕拐跑了。
  言星寒扶额,弄玉掩面笑,两个人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殿下私自出宫怕是不太好。”言星寒突然低语。
  弄玉摇了摇头,“不止殿下自己。”
  言星寒顿了顿,“皇上也?”
  弄玉点头,言星寒哑然。
  前面两个人什么都不知道,靠在一起讨论是这个玉镯好看还是那对耳坠漂亮。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