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依旧ooc
感谢各位看官还坚持看下来😂
专注撒糖
————————————————————
二十二
  早上起来突然听柳荷芯说有事找他商量。
  墨鸦还没醒就让他继续睡,白凤穿了衣服去找柳荷芯。
  到了大堂才发现还有个人,是个道士。
  “凤儿,这是那日我与你说的大师。”柳荷芯拉他过来。
  是给墨鸦算命的那个人吧。
  白凤打量了那个人一会儿,对方也在看着他,然后收回视线对着柳荷芯拱拱手。
  “夫人,正是这位。”“先生能看出来?”3
  道士抚了抚怀,“自然。”然后从随身包袱里拿出一个盒子,看上去有几分重量。
  “此物是在下偶然所得。”然后对着白凤伸出手。
  “送给我?”白凤有些诧异。
  道士颔首,“对有缘之人当赠与有缘之物。”
  白凤就觉得这人神神叨叨,谢过之后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块银色磐石。
  “这是...”白凤觉得有些眼熟。
  “我相信阁下识得此物,但这是故人赠与阁下之前的东西。”道士动了动手指。
  白凤突然想起这与前世墨鸦送给他的那一套护具触感一样。
  “烦劳借一步说话。”白凤决定在这里把所有事情弄个明白。
  “阁下当知,人有三魂七魄,而墨公子便是缺了两魂,故而心智如孩童,魂需日渐温养,但墨公子命中有一大劫,所以贫道特来提醒阁下。”道士看着白凤的眼睛,“大劫在上。”
  天边突然打起雷。
  道士噤了声。
  白凤顿了顿,对着道士拱手,“多谢相助。”
  “行路积德而已。”
  
  道士走了以后白凤把盒子交给柳荷芯。
  “娘,我需要您帮我打造一个东西。”
  白凤提笔画了两页图纸,将前世墨鸦的羽刃画下。
  “这是给墨鸦的,尽快打出来,越快越好。”
  柳荷芯看了一眼,点点头,“这个东西打造出来倒是个防身的好东西,你呢?”
  “先给墨鸦打出来再说。”
  柳荷芯仔细看了看图纸,“你画的这个不需半份便能打造出来,你自己也打一个,再怎么说也不能防身的东西都没有。”
  白凤琢磨了半晌画下了自己的羽刃,想了想墨鸦还没有护具,加了两片肩甲。
  “娘,先打这些,有什么需要我再找您。”
  柳荷芯摸了摸他的头,“跟娘有什么见外的,去吧,这个时辰墨儿也差不多要醒了。”
  “嗯。”
  
  白凤回去的时候墨鸦还没醒,把被子当抱枕搂着睡得正香。衣服袖子蹭到肩膀露着胳膊,腿搭在被子上,裤腿不知怎么蹭到膝盖上去了,露着两条又白又细的小腿,嘴张着呼吸均匀。
  白凤趴在床边看他睡觉。
  墨鸦的头发有一绺挂在脸上,白凤伸手给他拨到耳后,墨鸦蹭了蹭枕头,往枕头里缩了缩。
  白凤闲得无聊,伸出食指在他脸上戳了戳,墨鸦又蹭枕头,白凤起了玩心,食指在墨鸦脸上画圈圈,墨鸦蹭来蹭去皱着眉头睁了一只眼睛,白凤一僵。
  完了,玩过头了。
  墨鸦看了看他,闭眼睛噘着嘴,“凤儿别闹。”
  白凤顿了顿,停了一下又戳他的脸。
  墨鸦被他戳的发痒,伸手拉住白凤的手一口咬下去。白凤哭笑不得。
  怎么不高兴了就咬人?
  墨鸦迷迷糊糊也没用力,只有一个淡淡的红印子,然后眼睛都没睁开还舔了舔,舔的白凤头皮一麻。
  舔完之后就这么扯着白凤的手又睡了过去。
  白凤:......
  试探着抽了抽手结果被拉得更紧,又不想吵醒他只得作罢。没被拉住的手托着下巴,被美色迷惑的人就这么维持着半蹲半坐的姿势看着床上的睡美人,直到后者醒过来。
  手被松开之后想站起来伸个懒腰,结果一个没站住差点摔趴下,白凤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腿麻了。
  然后被墨鸦拉到床上给他揉腿。
  白凤觉得要没脸见人了。
————————————————————
二十三
  不出三日柳荷芯就把白凤那日画的图纸打出来的成品取了回来,白凤给墨鸦试戴一下然后琢磨半晌取下来交给柳荷芯。
  “娘,有几个地方需要和工匠说要再改改。”
  毕竟是墨鸦的东西,白凤不允许有任何纰漏。
  柳荷芯点点头,让他再试试别的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两片肩甲有些稍宽,但是考虑到墨鸦现在还没长开所以暂时先留着,自己的羽刃倒是还算合手,于是就留着了。
  柳荷芯抚了抚白凤的头,“凤儿,谢谢你。”
  莫名其妙的接受了一番道谢,白凤有些不解。
  柳荷芯拿了东西走出来,反手替他们关上房门。
  谢谢你,重视他远胜重视自己。
  ————————————————————
  羽刃返工回来之后白凤又开始陪墨鸦练习,只是冷不丁有时候不小心挂了彩,倒不是墨鸦受伤,反而是他不太习惯偶尔会不小心误伤了白凤。
  墨鸦看着白凤给自己的伤口清理的时候,突然就冒出了一句“我不想练了”,白凤一个分心扯坏了巾帕。
  “嗯?”
  墨鸦很在意地看着白凤的伤口,“凤儿,我不想练了。”
  白凤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心下了然手上却加快了速度。
  “墨鸦。”包扎好以后白凤拉着他的手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我陪你练羽刃不是因为玩,你要学会保护自己,”白凤摩挲了一下墨鸦藏着羽刃的袖口,“虽然我知道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我很怕。”怕那个所谓的大劫,怕那个血色的噩梦,怕那个醒来之后发现一切都只是梦的曾经。
  我怕...怕你再一次离开我。
  墨鸦能感觉得到白凤握着自己的手很紧很紧,握得死死的不愿意放开,虽然他并不知道白凤在担心什么,但是出于本能紧紧回握住白凤的手。
  “不会有事的。”墨鸦干脆利落地保证,“我不会有事的,凤儿也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会保护凤儿的。”
  白凤恍惚了一瞬,然后微微低头勾起唇角,低低笑了笑。
  傻瓜,我是怕你有事。
  墨鸦看白凤笑了,自己也弯了弯眼睛嘿嘿笑。
  白凤抬手捏了捏他的脸。
  笑得傻兮兮的。不过...还是十分吧。
  ————————————————————
  这边一黑一白两只鸟儿无忧无虑过着小日子,那边墨昕无聊的快要抓狂了。
  言星寒有事回了家里,柳荷芯和墨擎两个人甜甜蜜蜜小丫头也不想去当电灯泡,但是又没人陪自己玩,整日窝在房间里她都快要长蘑菇了,数着日子算了算言星寒还有几天回来,然后愤怒的发现他才走了两日,还要再等两日。
  早知道就跟美人师傅一起回去了。
  墨昕垂头丧气地趴在窗口躺尸。
  躺了小半天小丫头突然灵机一动,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换了身男装跑了出去。
  身在万里外的言星寒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墨昕换了身白衣随手拿了把扇子,抱着“反正没人认识我”的想法大摇大摆走在路上,偶尔跑去路边摊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奇玩意儿。
  逛了半天倒是没看到合心意的东西,反而让人盯上了。
  路边有些小地痞流氓,看着墨昕衣料考究行为举止又不像普通人,有那么几个就起了花花心肠。
  彼此交换了几个眼神,有个地痞就上来搭腔。
  “公子。”
  墨昕回头,“叫我?”
  “不然还会有谁?”
  墨昕美滋滋,看来扮相很成功啊。
  “不知公子可见过血色的玉石?”
  墨昕眼睛一亮,“血玉?”
  “正是。我看公子气宇不凡,想必公子是出的起价钱的,我这有个生意想与公子谈上一谈。”
  墨昕摇了摇扇子,“拿出来看看。”
  “血玉这么珍贵的东西在下可不敢随便带在身上,烦请公子跟我走一趟。”
  墨昕抬了抬下巴,“带路吧。”
  “好嘞!”
  地痞乐颠颠跑前面带路去了,墨昕打了个哈欠。
  唉,都没什么好玩儿的。
【PS:接下来两章应该是副cp发糖
所以就不打tag了
想看的话可以点我的头像看下两章^_^】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