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写的啥但是就是想发上来
ooc我的



  我患上了花吐症。
  白凤怔怔地看着手中的书,书上有着几片淡粉色的花瓣。
  原来这是花吐症。
  轻轻拂走书上的花瓣,白凤把书合上,转身飞了出去。
  轻轻飘落一片白羽。
  
  身边景色飞速后退,不知飞了多久,恍然回神才发现不知来到了哪里,神思放空直直向下坠去,直到被宝鸽鸽接住。
  白凤坐在宝鸽鸽身上,半晌没有说话。
  “我患了花吐症。”白凤摸了摸宝鸽鸽的头,“无药可医。”
  宝鸽鸽不解地看他。
  白凤沉默着望向远方。
  墨鸦,你大概想不到,你送我飞上天空,却最终逃不出属于你的牢笼。
  
  白凤今天又没来挑战卫庄大人。
  赤练无聊的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琢磨着今天染什么花色的指甲,却突然发现白凤已经怠工三日了。
  好看的手指点了点娇艳的红唇,赤练觉得要不还是去看看这小孩儿又搞什么幺蛾子。
  扭搭扭搭到了门口才要敲门,却突然惊觉屋后的树林有人。
  “什么人?”
  但是在她出声的时候气息又消失不见,赤练蹙了蹙眉。
  绝对不是错觉,但是什么人会监视白凤?
  想不出想不出,赤练一手把门推开,结果被满屋子的花吓到了。
  花瓣落了一地,有的还带着血。
  赤练一惊,闪进内间看见白凤抱着手臂坐在床上才松了口气。
  “哟,怎么了这是?”赤练环视一圈,看样子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来过的迹象,抬手想捡起地上一片火红的花瓣。
  “别碰。”白凤冷漠的声音响起,“如果你想染上花吐症的话。咳咳...”
  赤练瞬间回头看他,眼神中满满的诧异。
  “花吐症?你怎么会染上这种病?”
  白凤看着手中带血的花瓣,随手一丢,“不知道。”
  赤练在屋里转了两圈,皱着眉留下一句“你等着我去想想办法”就走了,白凤仍旧盯着满地的花放空。
  他能感觉得到身体内越来越明显的变化,也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去另一个世界。
  说不准,还能遇见墨鸦。
  自嘲地笑了笑,白凤抬手把自己闷在被子里。
  
  赤练皱着眉抓了抓头发。
  这要怎么解?
  白凤暗恋谁我咋知道?
  还非要亲个嘴儿?
  不对不对他暗恋谁了?
  弄玉?
  弄玉都死了好久了我总不能把人从坟墓里刨出来再让他俩亲个嘴儿吧?
  再说了都过去这么久了早就变成白骨了不是吗?
  赤练表示一个头两个大。
  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下巴。
  话说回来,当初除了弄玉,还有一个人跟白凤亲近得很。
  那人叫什么来着?
  “墨鸦。”
  赤练一惊。
  卫庄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看神情似乎是有些意外。
  赤练走出去,一个墨衣人站在远处的树林中,影影绰绰看不清脸。
  一方面诧异卫庄居然能认出那个是墨鸦另一方面又看到那个人要走,赤练想都没想直接喊了一句“他患了花吐症”。
  然后她就看见那个人瞬间消失。
  ???难道姐姐我出现幻觉了???
  赤练瞟了一眼卫庄。
  不对不对,应该不是幻觉。
  “花吐症?”卫庄摩挲了一下手上的扳指。
  “是,而且似乎有段时间了。”赤练反应了一下自己想都没想就对着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暴露了白凤的现状有些懊恼。
  “他会得救的。”卫庄眯了眯眼睛。
  “啊?”赤练觉得对自家BOSS的想法真的是理解无能。
  
  白凤难得有了些闲情逸致,买了本花经,对着自己吐出的花翻了翻书看看都是些什么花。
  不过翻了两页之后他就放弃了。
  也没有图画他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个。
  打了个哈欠才发现很久没出去了,看着天还不错,坐在屋檐望着天边,宝鸽鸽在天上盘旋。
  恍惚间又想到了那个火红的落日。
  “用我的命,换他的命。”
  “咳咳咳咳咳咳——”白凤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向挺直的脊背弓了下去,莫名给人一种无助的错觉,全身一阵无力从房檐上坠了下来。
  宝鸽鸽一声尖唳俯冲过来,却仍赶不及接住他。
  白凤第一反应并不是会有多疼。
  “当你的眼睛望着天空,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双脚永远沾着泥土。”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只鸟会一直飞翔,永远不需要落地。”
  眼前似乎浮现了墨鸦的脸。
  下一刻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来。
  

评论(1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