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考完一科
诈尸出来更
————————————————————
二十
  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行,墨昕终于不缠着白凤跑去缠着她师傅了,看见什么衣服饰品都往言星寒身上比划比划,白凤也看中了几件衣服,但是往墨鸦身上比比还是没要。
  也不知是他心理作用还是怎样,总觉得墨鸦穿别的颜色别别扭扭的。
  墨鸦倒是给他选了一个玉佩,据店家说是天然而成的,形状像一片羽毛,白色的玉里有几缕红丝,摆在阳光下在特定的角度下像是一团火焰,很是稀奇。
  言星寒看了以后就说这是上好的冰玉,养人的,于是墨鸦串了红绳给白凤戴在脖子上了。
  然而,晚上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墨鸦看着白凤认认真真地问,“凤儿你真的不要我帮你揉揉吗?”
  白凤把被子往他头上一扔,“睡!觉!”
  
  
  
  白凤开始有意地教墨鸦轻功。
  其实也说不上是教他,就是两个人经常一起上蹿下跳,帮着墨鸦巩固一下记忆而已。
  白凤和他打赌,如果能追的上自己,他就答应让墨鸦半个时辰之内可以出去玩玩转转,如果追不上那就不许粘着他一个人调息。
  白凤毕竟有经验,而且他又熟悉墨鸦轻功的套路,所以一开始墨鸦还真就追不上他,除了偶尔自己看他实在是有些累装作不经意放放水。追不上的时候他看着墨鸦有些郁闷的小脸也不忍心,摸摸他的头让他坐下调整,自己站在他旁边守着他。但是墨鸦也是有点倔脾气,追不上了就坐在原地调整自己,然后下一次追逐战继续。夜里墨鸦为了让自己早日追的上白凤狠狠心没搂着他睡,就想着以后追的上再提这茬。反倒是白凤有些不太习惯,所以经常是睡一觉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滚墨鸦怀里去了。
  但是相对的,墨鸦的轻功进步神速,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抓到白凤的衣角,不到半个月就能和白凤并肩。
  对此白凤给他的奖励就是对着他的额头狠狠亲了一口。
  也不知道是一时冲动还是早有预谋,反正在那之前和途中还有在那之后某只的耳朵就一直红的要滴血一样。
  
  墨昕在家里看着黑白影上蹿下跳,嘟着嘴。
  言星寒和墨擎在屋里下棋,柳荷芯在一旁,见墨昕似乎是有些兴致不高,走过去抚了抚她的长发。
  “怎么了,昕儿?不太开心的样子。”
  “娘,”墨昕纠结半晌,“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小外甥啊?”
  “噗!”柳荷芯没控制住,笑着揉了揉她的头,“你哥和你嫂子才多大?他们都不急你急什么?”
  墨昕嘟着嘴,“我前段时间跟师傅去了他姐姐孩子的周岁宴,娃娃特别好玩!而且看着我就笑!又白又软!我也好想要个娃娃!”
  柳荷芯捂着嘴笑笑,看了看正在专心下棋的言星寒,“昕儿,这种事急不来的,而且你哥哥现在还像个小孩子,他怎么知道怎么能生孩子?你呀,就别想这个了。”
  墨昕噘着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溜烟跑了出去。
  柳荷芯回头看了看不知何时看过来的墨擎,耸耸肩。
  言星寒突然开口,“怕是又有人要倒霉了。”
  墨擎看了他一眼,只是笑笑,没说话,随手拿起棋子,落下。
  “由着她去折腾吧。”
  言星寒抬头看他一眼,“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把她塞到我这了。”
  墨擎大笑,“没大没小。”倒是没否认。
  言星寒叹口气,“你就仗着我入门比你晚吧。”
  “但是你比我得宠啊。”墨擎揉了揉他的头,“别发牢骚,下棋下棋。”
  言星寒看了他一眼,落子。
  “你什么时候把她接回来?”
  “你舍得?”
  “……”
  “你就嘴硬吧!”
  “下棋下棋!”
————————————————————
二十一
  且不说墨昕那个小丫头去鼓捣了些什么东西,这边白凤听着鸟儿回报的东西,微微皱了皱眉。
  最近白府人流走动有些奇怪。
  白凤抽了个空去城里转了转,打听了一下周围几个大户都是什么人,然后满腹心事地回来。
  原本他以为这个地方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也不是很太平。
  但是回来之后看见被墨昕吵的到处乱窜的墨鸦,突然就笑了。
  只要墨鸦还在,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哥!哥你别跑!”墨昕虽然没有墨鸦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但是长年跟着言星寒东奔西跑也学了不少轻功身法,俩人就追赶着在府内绕来绕去。
  “哥!哎呀!哥你别跑!!我跟你说!”
  墨鸦看见白凤回来,嗖的一下躲到了白凤身后。
  “哎呀!嫂子!”墨昕也扑过来,跳到白凤身后要去抓墨鸦,两个人就围着白凤转圈,转得白凤头都晕了,一手按住一个,“你俩安静点。”
  兄妹俩同时做了个委屈的表情。
  白凤皱皱鼻子,“不许闹,好好说话。”
  “哦...”
  松手之后,墨鸦还是躲在白凤身后,拽着他衣服。
  墨昕噘着嘴,“我跟我哥说让他给我生个小娃娃玩玩他都不答应我!”
  白凤觉得...他已经不知道应该觉得什么样了。
  “咳咳咳咳——”墨擎咳着走出来,身后跟着很是无语的言星寒,然后柳荷芯又跑出来,揪着自家姑娘的耳朵把人拎了回去。当然,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舍不得下狠手。
  “你呀你呀!真应该把你放到女子学堂去看看那里的姑娘都是怎么样的,都这么大了还是没个姑娘样子。这种事说出来也不害臊!”
  墨昕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言星寒眼疾手快捂了嘴把人带走了。
  白凤红着个脸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墨擎咳着回了屋里,柳荷芯拍了拍白凤的肩,“没事,昕儿总是这样,不用放在心上,快回去歇会儿吧。”
  白凤尴尬着带着墨鸦回了自己房间。
  尴尬了一会儿,墨鸦犹犹豫豫开了口。
  “凤儿,孩子要怎么生?”这个问题他纠结一路了。
  白凤一脸挫败加纠结,一头扎进被窝。
  “我不知道!”
  
  纠结了一天的生孩子问题,结果导致白凤晚上做的梦全是生孩子的...
  咳,细节。
  具体什么细节自己脑补。
  然后白凤大半夜跑出来吹冷风了。
  搓脸,搓耳朵,搓脖子。
  冷静下来之后回到房间看见墨鸦迷迷糊糊坐起来。
  “怎么了?”“唔...去...去茅厕...”
  白凤给他披了件衣服,然后躺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听见声音转过头看见墨鸦摸索着往床边走过来伸手拉了他一把。
  翻身爬到床里面,墨鸦搂着他的胳膊打了个哈欠。
  “凤儿你怎么没睡?”“就睡了。”
  白凤把被子往上拽拽,盖住墨鸦的肩膀,“睡吧。”
  “唔。”墨鸦倒头闭了眼睛蹭着白凤的胳膊睡了过去。
  白凤侧身,侧躺着看着墨鸦的睡相。
  相比之前乖了不少,不过还是喜欢往人身上蹭。
  白凤伸手轻轻刮了刮墨鸦的脸,墨鸦皱皱眉咕哝一句什么然后脑袋蹭了蹭枕头,又没动了。
  白凤觉得好玩,不过毕竟夜深了还是让他好好睡吧,自己也合了眼慢慢入睡。
【PS:欢迎捉虫^_^】
【PPS:有点想带其他cp玩😂】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