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说实话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的文😂😂
拖更了好久我都快忘记了...
emmmm ooc依旧
各位看官将就看
————————————————————
十八

  白凤下意识把墨鸦往怀里搂,怕他冻着,但是墨鸦比他稍稍高些,所以这个姿势就很别扭。
  门外走进了一个人。
  一身雪白,头发也是白的,冷不丁看上去像是雪人一样,头上一条白色发带束了半头长发,发髻上插着一根白玉簪。
  白凤莫名给他配上了仙飘飘的背景,然后狠狠甩甩头。
  “尊者。”柳荷芯站了起来,微微欠身行礼。
  “墨夫人。”那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几,但是没什么表情波动,连声音也是冷冷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很好听,有点像泉水流淌的声音,很清静。
  “哇冰美人,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比如说我娘越来越年轻什么的,要不祝一下我哥新婚幸福也行啊!你就这么惜字如金的吗?”墨昕叽叽喳喳说了一堆,完全没给她师傅插嘴的机会,就见那个冰雕一样的人无奈的扶额,手一挥,墨昕立刻没了声音。
  “你要是还是这么个性子,怎样都嫁不出去。”
  墨昕说不出话,就拿着水汪汪的眼睛瞪他。
  “这位是言星寒,我们都叫他尊者,是昕儿的师傅。尊者,这是墨儿您见过的,这是墨儿的娘子,白凤。”柳荷芯简单介绍了一下。
  白凤注意到言星寒看着自己似乎皱了皱眉,但又好像是错觉,总之言星寒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墨鸦突然拽着他坐到凳子上,手里还捧着那个蛋。
  言星寒回头看看柳荷芯,“是他吗?”
  柳荷芯点头,言星寒也没说什么,手一挥,一边的墨昕又能说话了。白凤注意到这应该算是内力波动,隔空点穴吗?
  “没良心的!就知道封我穴!诅咒你以后找个唠叨相公天天烦你!”墨昕跳着脚,很是忿忿。
  白凤有些疑惑,言星寒怎么看都是个男的,难不成他看走眼了?
  柳荷芯瞅着自家姑娘但笑不语,言星寒也是很是无语。
  “你自己回你的雪山吧!我不跟你去了!哼!!!”墨昕脾气颇大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要走。
  “回来。”“......哼!!!”
  闹归闹,言星寒一开口墨昕就哼了一声坐回来,白凤看着他俩的相处模式觉得还挺有趣。但是言星寒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白凤仔细观察了言星寒一会儿,发现无论从头到脚都觉得是个男的,可是为什么墨昕觉得他是个女的?
  墨鸦靠在白凤肩膀上,双手还捧着那个凤凰蛋,打了个哈欠。
  白凤回头看他,“困?”
  “唔...”墨鸦揉了揉眼睛,“有点累。”
  墨昕看着白凤他俩,一脸纠结,“娘,他俩洞房没?”
  “噗!”柳荷芯一口茶水喷出来,言星寒差点把杯子摔了,白凤一口口水吧自己呛到了。
  “没羞没臊!你呀!什么时候能像个大家闺秀一样?娘也就不愁你嫁不出去了。”柳荷芯伸手点点她的头。
  “我才不要嫁人!我陪着娘,还有我师傅,这不就挺好的嘛!”墨昕一手拽着柳荷芯的胳膊,另一只手搭在言星寒的肩膀上,有点小女霸王的风范。
  言星寒无奈的看看她,伸手把她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去。
  墨昕柳眉一横,干脆直接搂着他脖子不放手了。
  言星寒挣不开,这小妮子缠人的功夫越发厉害了,他又舍不得伤着她,只好由着她为所欲为。
  “你说,师傅啊,你看咱俩,”墨昕蹭蹭坐到言星寒的椅子扶手上,搂着他的脖子好哥们一样大大咧咧,“你说你二十多了还没嫁出去,这一头白发还总被人当成老爷爷老奶奶,我呢,活了十五年也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以后我要是嫁不出去我可就赖上你了!你可是我师傅!就算以后你有相公给我当师公你也不能把我扔了!我要是嫁不出去全赖你带我跑那么多地方害我没有时间去看美男,你要负全责知不知道?”
  言星寒听着她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又无奈又无语。
  柳荷芯还是在笑,丝毫没有要解救他的意思。
  白凤则是确定了墨昕真的不知道言星寒是个男人。
  可是墨昕会看走眼?难不成这孩子眼睛有什么病?墨鸦不会也有这种病吧?把自己看成女的?
  白凤一阵恶寒,甩甩脑袋,不可能不可能,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
十九

  等墨昕唠叨够了以后言星寒终于将自己的耳朵解救出来然后很彻底的跑了,跑的无影无踪的那种。墨昕对着他做鬼脸,把所有东西收拾好,然后分类归到一起,交给柳荷芯,然后就拽着白凤和墨鸦出去玩了。
  柳荷芯笑着摇摇头,对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墨擎笑了笑,“这小丫头现在还没发现她师傅其实是个男子。”
  “只能说星寒这孩子也没想澄清过,女儿大了不由人啊!”
  “你装什么正经?谁让你三岁就把孩子塞给了星寒那孩子,他那个时候也就八岁。”
  “昕儿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星寒他师傅那可是高人,成就无可限量,只是咱们昕儿太活泼,那家伙总跟我抱怨为什么派了昕儿去折磨他的耳朵。”墨擎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像只狡黠的狐狸。
  柳荷芯对他翻了个白眼,“亏得你那么小就把女儿送出去还这么高兴。”
  “夫人现在和我闹别扭了?那个时候一眼相中星寒那孩子的好像是夫人你吧?”墨擎笑着看着耍小性子的柳荷芯。
  “哼~”柳荷芯甩头,老夫老妻两个一偏头,回头对视,然后一笑。
  
  说是出来玩,白凤觉得其实实质上就是陪着墨昕逛街来了。
  墨昕搂着墨鸦的胳膊在前面走,白凤抱着胳膊跟在后面,看着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还有时不时回头看看自己的墨鸦轻笑。
  真好,你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他正神游天外,没提防有人站他面前了,抬头才看了一眼就被墨昕拉着走到前面。
  “呀!嫂子你这么呆的哦!我叫你好几声你都不理我的!你自己一个人走在后面万一被人贩子拐了我上哪儿找一个你这么漂亮的嫂子去!”
  白凤算是领教了这小丫头嘴炮的威力了,噼里啪啦跟倒豆子似的,完全插不上话。
  墨鸦站在他左边,牵了他的手,墨昕站在他右边,搂着他的胳膊,一边安静一边活泼,白凤觉得自己有必要解救一下自己的耳朵。
  “想买什么?”白凤好不容易在墨昕喘口气的时候插上一句话,后者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边走边看呗!”
  白凤扶额,看面前有一家饰品铺子,指了指,“去那儿看看吧。”
  墨昕风风火火地冲进去了,白凤牵着墨鸦慢悠悠跟在后面,不经意往后看了一眼,然后收回视线。
  “嫂子你想要什么不?我给你买,你和我哥成亲我都没回来,都怪我那冰美人师傅,好好家不呆跑冰天雪地的说要找狐狸,结果狐狸没找到还在山里迷路了,多亏我有先见之明多带了吃的,要不就饿死在冰原上了。”
  “到底是谁不懂事一点?”言星寒突然从门帘后冒出来了,一根手指点着墨昕额头数落她,“要不是你贪玩到处乱跑,我就差挖地三尺找你了。”
  “略~”墨昕摆了个鬼脸,“哼!看在你是我师傅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言星寒无奈,到底是谁不和谁计较?
  “好嘛,我谢谢你还不成嘛?等回去我搜刮搜刮丰胸的偏方给你就是了。你看看你,年纪比我大胸比我还小,你也不知道想想办法唔......”
  言星寒捂住她的嘴制止了他的胡说八道,白凤忍笑看着墨昕耍活宝,身边的墨鸦却认认真真的看了看白凤的胸,白凤耳朵红了红,掐住他的脸不让他乱看。
  墨昕好不容易把言星寒的手扒下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听说让男的揉揉胸能变大冰美人你要不要试唔!”
  言星寒只后悔怎么没有捂得再严实一点。白凤却见墨鸦似乎是听进去了,扶额。
  “凤儿回去我们要不要唔...”墨鸦后半句话让白凤堵在喉咙里,后者脸红耳朵也红地瞪了他一眼,毫无威慑力。
  言星寒就见掌柜忍笑忍的快忍不住了,拽着墨昕就往外走,白凤也拖着还想说话的墨鸦往外走,耳朵红的火烧一样。
  “哎呀我的娘啊,冰美人你想憋死我!”到没人地方,墨昕好不容易挣开,指着言星寒来气。
  “谁让你胡说。”言星寒扫了她一眼。
  墨昕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你耳朵红了诶!”
  那边墨昕围着言星寒上下围观,这边白凤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烧得慌。看看墨鸦,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凤只求他忘了墨昕刚才说的话。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