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我貌似消失好久了😓
emmmm最近想开车想疯了
然后这个有点卡【顶锅盖跑】
出了一对原创cp
可能会助攻😁

十五
  柳荷芯看着一脸呆愣坐在位子上的自家儿子,又看了看耳朵通红落荒而逃一样的自家儿媳,端着茶杯挡着唇角的笑容。
  好事多磨啊!
  白凤窜出去之后嗖的就没影了,冰天雪地的也没有树叶挡着,直接就窜到最高的房顶搓耳朵。
  刚才是鬼迷心窍了吧?肯定是鬼迷心窍了!
  越想越脸红,越脸红越控制不住去想,到最后干脆抱着膝盖把头藏起来。
  “凤儿。”
  白凤猛抬头,结果撞到了看着他的墨鸦。
  “啊!”“唔!”
  两个人一个揉着鼻子一个揉着额头,白凤伸手帮着墨鸦揉他的鼻子。这该有多疼啊...
  “疼不疼?”“不疼,凤儿你疼不疼?”
  墨鸦磕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却还是看着白凤微微发红的额头,伸手给他揉。
  “不疼。”白凤捧着墨鸦的脸瞅了瞅。
  还好,没事。这要是有事估计会有一大堆人恨死我的吧。
  白凤眼神一凛,瞬间又不高兴了。
  “嘶...”墨鸦试探着吸了口气,还好,不疼了。可是凤儿为什么不高兴了?
  “凤儿,怎么了?”
  白凤想着,我这是跟谁过不去啊,他又不像以前了,那个招蜂引蝶的臭乌鸦!哼!
  仔细看了看墨鸦的脸,还好,没破相。白凤上下打量了一番,嗯,还是九分半。
  “没事,我们走吧。”
  两个人从屋顶飞下去,柳荷芯恰好从正堂走出来,身后跟着白府众人。
  白凤看了墨鸦一眼,又恢复了生人勿近的状态。
  “墨儿,凤儿,我们该回去了。去叫巧巧吧。”
  白凤点点头,正巧下人带着徐巧巧过来了。
  出白府的门的时候,白凤扫了一眼众人的表情,大夫人居然一脸平静,倒是让白凤诧异的很。
  出于谨慎,白凤动动手指,摸出一片白羽,趁着众人的注意力不在这边迅速弹了过去。羽毛射出去的时候快到看不见,可是越过了众人之后却飘忽不定起来,恰好越过了众人的视线贴在了一边的雪地上。
  白凤搓搓手指,回头看见墨鸦正在看他,心下一惊,不过墨鸦突然勾了勾他的手指,抿了抿嘴。白凤也下意识的抿抿嘴,然后瞬间明白了墨鸦想说的是什么。
  看着他依旧牵着自己的手,白凤垂了垂头。
  刚才他居然会觉得墨鸦会当众戳穿他,绝对是疯了。
  他可是,用自己的命换了我的命。
  我居然,不信任他。
————————————————————
十六

  墨鸦发现白凤这一路上都蔫蔫的,往常自己靠过去他都会无奈的叹口气然后搂着他的,可是现在白凤有些刻意疏远他。
  于是墨鸦也蔫蔫的了。
  柳荷芯就发现去了趟白府回来怎么两个孩子都蔫了呢?抽空看了两个孩子一眼想套套话,结果一个比一个闷,话也不说守着两个角干坐,给柳荷芯急得不像样。
  一头雾水的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在干嘛,但是还有些事要处理,所以她再怎么不解也只能放在一边,留下这两个小闷葫芦放冷气。
  两个孩子一前一后别别扭扭地回屋了,白凤端着茶杯发呆,墨鸦窝在床上把头捂进被子里。
  良久,白凤叹口气,结果发现墨鸦趴在被窝里不知道在干嘛,走过去掀开被子发现他居然在数自己的头发,嘴里还念叨着“凤儿还要我”“凤儿不要我了”。
  白凤哭笑不得地拉住他的手,“墨鸦你干嘛呢?”
  墨鸦抬头看看他,神情有些委屈,“凤儿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哪儿跟哪儿?我没有不要你啊!”白凤对于他给自己扣上这么个罪名表示很冤枉,把他从被子里拉出来。
  墨鸦瘪着嘴,试探着往白凤怀里拱了拱。
  白凤顿了顿,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墨鸦。”“嗯?”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气我自己。”白凤叹了口气,“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和你想象中不一样,你会怎么样?”
  “为什么会不一样?凤儿就是凤儿啊!”墨鸦抬头看他,显然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白凤抿抿嘴,“罢了,当我胡说吧。”
  突然就听外面鸡飞狗跳,白凤从窗户探头出去,就听好像是个小姑娘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什么。
  正纳闷,就感觉声音越来越近。
  “啊啊啊,都怪师傅!!把我带天山去了结果我都没赶得上我哥成亲!!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去看看我嫂子!!!”
  突然眼前就落了个人影,还没等白凤看清人,就感觉自己被人往旁边一扯,回头一看是墨鸦,扯着自己的胳膊对着那个人影做了个鬼脸,再回头一看吓了一跳,自己刚才的地方站着一个跟墨鸦有几分相像的小姑娘,看上去比墨鸦稍微小点。
  “啊啊啊啊,这是我嫂子对吧对吧对吧???”还没等白凤闹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就看那个小姑娘双手捧着脸星星眼状看着墨鸦搂着他的胳膊。
  “呃?”白凤不解地看墨鸦。
  墨鸦难得的有些无奈的表情,“这是我妹妹。”
  
  白凤坐在正堂的椅子上,看看墨鸦又看看他妹妹,一脸不解。
  嫁到...啊呸!来到墨家的这段时间,他从来没看见过墨鸦的妹妹,不过看上去他们两个确实很像,双胞胎吗?
  柳荷芯拎着一盒点心走进来,见三个孩子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有些哭笑不得地问,“你们干嘛呢?”
  “娘。”这是白凤。
  “娘!”这是墨鸦,
  “娘~~~”不用说,除了墨鸦妹妹没别人了。
  柳荷芯一手搂住扑进自己怀里的小姑娘,一边对着白凤笑了笑,“这是墨鸦的妹妹墨昕,他们两个出生差了不到半个时辰,墨儿稍大些,你们成亲的时候昕儿跟着他师傅在外,没能及时赶回来。”
  白凤看着搂着柳荷芯一直蹭的墨昕,又看了看墨鸦,扶额。
  墨鸦如果心智成熟的话,该不会...
  狠狠摇了摇头,白凤拍拍额头,这都哪儿跟哪儿?
  把脑子里不太切合实际的想法赶出去,白凤看看坐在自己旁边玩头发的墨鸦,歪头细细打量还搂着柳荷芯撒娇的墨昕。
  总的来说墨昕是很像墨鸦,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墨昕相比墨鸦眼睛要圆一些,下巴也不像墨鸦那么尖,有一点婴儿肥,皮肤跟墨鸦差不多白,但是看上去粉嫩嫩的,细细的腰和长腿倒是和墨鸦一模一样。
  他看着墨昕的方向发呆,就觉得耳后一疼,回头一看墨鸦扯着他的头发,噘着嘴。
  “怎么了?”白凤不解地看他,顺便解救自己的头发。
  墨鸦噘着嘴看看他又看看墨昕,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什么?”白凤没听清。
  “你...”墨鸦又小声嘟囔,但是白凤再问他也没说了,就是捏着头发不是很开心。
  白凤对他突然这样表示这孩子的世界他是真心进不去。
————————————————————
十七

  白凤看了看柳荷芯,后者对他努努嘴,看口型好像是说“吃醋了”。
  吃醋了?白凤哭笑不得,连自己妹妹的醋都吃吗?
  白凤扯了扯墨鸦的袖子,墨鸦回头看他,白凤对他笑,拉住他的手凑到嘴边,突然咬了一口。
  墨鸦让他咬的一愣,白凤则低头看着墨鸦手上的印子,也不知道是自己咬的太狠还是他胳膊太嫩,红红的挺深的一个印子。
  盯了一会儿白凤放下手,不过倒是一直拉着墨鸦的手没放开,另一只手捏了一块柳荷芯做的糕点放进嘴里。
  甜的。
  墨鸦盯了他半晌一噘嘴,白凤捏了块糖糕送到他嘴边,墨鸦看看他一口咬了,顺便舔了舔他的手指。白凤耳朵一红,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又捏了一块糖糕,塞进嘴里以后把粘在手上的糖粉全抹到墨鸦脸上去了。
  墨昕看着他俩闹,凑到柳荷芯身边咬耳朵,“娘,哥哥和嫂子感情好好哦!”
  柳荷芯捂嘴轻笑。
  墨昕噘了噘嘴,“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会好哦...”
  柳荷芯摸摸她的头发,“会好的。说起来,你师父都带你去哪里了?大半年没回来了吧?”
  “啊!”墨昕突然蹦了起来,白凤和墨鸦抬头看他,就见这小姑娘窜出去没多久拎了大包小裹踹门进来,一时无语。
  柳荷芯扶额,这孩子越来越没个姑娘样子。
  “我师傅带我去好多地方!什么冰山火山,还去大漠和海岛了呢!”墨昕一边说一遍一样一样往外拿东西,桌子上放不下放凳子上,凳子上放不下直接摆地上,琳琅满目什么都有,被冻在一块冰里的一朵莲花,小半瓶瓶子透明的里面看上去火红火红的不明液体,还有什么银白色的鸭梨一样的果子,绣着复杂花纹的布料。最稀奇的是一个银白色的...鸡蛋?
  白凤盯着那个蛋,有些疑惑。
  墨鸦也盯着那个蛋,有些好奇。
  柳荷芯也盯着那个蛋,有些震惊。
  “你们去了凤凰谷?”柳荷芯看着自家还在往外掏东西的姑娘,有些哭笑不得。
  凤凰谷?白凤挑挑眉,这个名字不错。
  “对啊!这个蛋就是我们从那里拿回来的,师傅说给哥哥当贺礼,虽然晚了点。”
  白凤站了起来,拿起了那个银白色的蛋,“这个是凤凰蛋吗?”
  墨昕耸了耸肩,“我也不清楚,师傅说很有可能是。”
  那岂不是会孵出来一只小凤凰?
  比起墨家墨鸦到处救回来的已经有几个月的小鸟,白凤显然对这个还没出壳的小家伙更感兴趣。
  身边一阵风,白凤侧头看见墨鸦从自己手里拿走那个蛋。
  白凤突然想起来还有件事情没有问柳荷芯。
  “娘,墨鸦的轻功是谁教的?”
  “轻功啊...说来奇怪,墨儿的轻功,更像是他天生的本能反应,我们从来没有教过他这个。昕儿都不会。”
  本能?白凤看了看墨鸦,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他到底是不是记忆里的那个墨鸦,按理说换了一个世界可能就是另外一个人,但是白凤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确定了他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墨鸦,这又是为什么?
  白凤一时有些纠结。
  然而还没等他纠结出个所以然来,就感觉周围突然冷了下来。
  “呀!”墨昕跳了起来,“我师傅那个冰美人来了!”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