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晚安吻

不容易终于有糖了啊啊啊啊
开心^_^
算是90粉的福利吧
文笔渣
各位看官将就看
可能会有ooc
————————————————————
  白凤第一天到孤儿院的时候很平静。
  八岁的孩子不应该有的平静。
  一场大火埋葬了他的亲人,也埋葬了白凤的童真。
  墨鸦几乎是看见白凤的一瞬就觉得这个孩子跟自己应该合得来。
  作为一个在孤儿院摸爬滚打了将近十年的孩子王,似乎是一种直觉,又似乎是命中注定,墨鸦理所当然的把白凤划到了自己的保护圈中。
  但是白凤不领情。
  “我叫墨鸦,比你大四岁,你要叫我哥哥。”墨鸦一手环住白凤的肩膀,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笑容,同时也注意到手中小孩儿实在瘦的硌得慌。
  对此,白凤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手拍掉了墨鸦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走开。
  墨鸦的第一次搭讪以失败告终。
  你以为墨鸦会放弃?那就错了。
  后来几乎是有白凤的地方就有他,吃饭的时候,出去玩的时候,甚至上厕所的时候。
  对此,白凤表示他想静静。
  转折发生在一个雷雨天。
  睡觉的时候,墨鸦因为晚上吃得太多睡不着,就觉得床有些晃,轻手轻脚掀开被子,发现白凤把自己捂在被子里。
  哦对,墨鸦会睡在白凤旁边,全是因为他对院长死缠烂打导致院长一脚给他踹到了白凤旁边,白凤皱了皱眉头,却看着墨鸦傻笑的脸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墨鸦虽然睡相不咋地但是也知道蒙着被子睡容易憋死,试探着拽了一下被子结果恰好一个雷啪嚓一声他自己也吓一跳然后白凤还一个使劲,然后,墨鸦就趴在了白凤身上。当然,隔着层被子,不过白凤表示不如不隔着因为他快要被压死了。
  墨鸦好不容易把自己从被子妖怪的束缚中解救出来结果发现躺自己身下边的那个小孩儿似乎是在哭,然后墨鸦就慌了。
  结果半天墨鸦才从抽抽噎噎的小孩儿那儿听明白了不是自己把他压哭的。
  我的天啊吓得我减寿半年。
  墨鸦犹犹豫豫还是没敢问原因,脑子里搜刮了一遍安慰的话结果只能憋出一句“我哄你睡吧”。
  你丫真是弱爆了。墨鸦在心里吐槽自己。
  但是白凤睡不着。
  那天就是一个雷劈中了白凤家里的电缆,结果导致短路,没多久就一片火海,白凤因为出去玩躲过一劫,但是也就只有他自己躲过一劫。
  墨鸦张着嘴半晌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下以后把小孩儿放倒。
  然后他亲了亲白凤的额头。
  白凤眨巴眨巴眼睛。
  “睡吧。”
  墨鸦记得以前院长就是这么哄他睡觉的,还唱歌来着,但是那个歌记不太清了,试探着哼了一段然后果断放弃,意料以外听见了一声轻笑。
  那是墨鸦第一次看见白凤的笑。
  眼睛弯成两个月牙,脸上眼泪还没擦干净,小鼻子微微皱着,一口小白牙全让被子挡住了。
  “墨鸦,你唱歌真难听。”
  墨鸦也眨巴眨巴眼睛,然后伸出俩手掐着白凤的脸蛋儿,滑的。
  “睡觉!”
  蹂躏够了的墨鸦大义凛然地把白凤想要反抗的手塞进被窝里,然后让他闭眼,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腰。
  白凤缩了缩,往墨鸦这边靠了靠,蜷成一个团,睡了。
  墨鸦看他睡熟了以后看了看外面的天气。
  明天会是个好天。
  
  
  
  然而当墨鸦想回自己床上睡觉的时候才发现,白凤的一只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服。
  在吵醒白凤和干坐一晚上两个选择中,墨鸦直接抱起白凤躺自己床上了。
  他确实有犹豫一下要不要直接睡白凤床上,结果看着白凤那个比自己小一号的床觉得还不如就干坐一晚上了。
  抱起白凤的时候墨鸦再次感叹了一下这轻飘飘的重量,一边紧张的看他有没有被自己弄醒。
  白凤睡得很沉。
  把人放在自己床上了,墨鸦也钻进被窝,眼睛一闭,睡。
  那是白凤第一次对他毫无防备。
  
  
  打那以后墨鸦身边就多了个小跟屁虫,啊不对,应该是...是啥墨鸦也不知道反正打那以后白凤也没有那么冷漠,当然只对墨鸦。
  每个雷雨天白凤都会去墨鸦那儿蹭床,其实是哄白凤睡着以后墨鸦就把人抱自己床上去,要不白凤的床可躺不下两个人。
  墨鸦要被领养的时候整个孤儿院鸡飞狗跳的。
  别误会,并不是孩子们太开心或者太难过,而是...
  白凤不见了。
  于是墨鸦在孤儿院里上蹿下跳找人,逮谁问谁。
  “你看见白凤了吗?”
  未果。
  最后他在自己的床底下找到了死活不愿意出来的白凤。
  经过墨鸦再三保证就差对灯发誓了,白凤才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墨鸦噗地一声乐了。
  白凤凰变花凤凰了,这黑一块白一块的。
  墨鸦最后拒绝了那户人家的领养。
  他想自己养自己,还有白凤。
  院长突然发现墨鸦开始用功读书了。
  这让她十分欣慰。
  墨鸦也聪明,天天除去上学的时间还能匀出来一点时间陪着白凤,而且他还能辅导白凤的作业。
  白凤备战中考的时候墨鸦已经高考结束,暑假整天看不到人影,据说是打工去了。
  堪堪在开学前一个星期回来,带着灿烂的笑,看着白凤不说话。
  白凤盯了他半晌。
  “黑了。”
  墨鸦一愣,然后笑的更灿烂。
  
  
  墨鸦带着白凤出去租了个房子,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还有一直压箱底的保险金,白凤也拿出自己爸妈的保险金不过墨鸦没用。
  上大学的墨鸦基本上除了晚上见面都难,白凤开始学着做饭,但是在险些酿成悲剧之后放弃。
  墨鸦每天早起一会儿把早餐午餐预备出来,早餐直接摆桌子上午餐弄成便当让白凤用微波炉加热以后再吃。
  至于为什么要加热,墨鸦表示因为这孩子有一回吃了生冷的东西一下子胃痉挛住了两天院,打那以后墨鸦能回家就回家,回不了家就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加热以后在吃。
  白凤嫌弃他像个老妈子,墨鸦也嫌弃自己磨磨唧唧。
  基本上墨鸦没有课的时候都在打工,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给人打分。
  上到学校的教导主任大妈,中到同校的各个女同学,下到孤儿院新进来的小妹妹,然后一分两分三分四分五分六分七八九分都有,唯独没听见过他给谁打过十分。
  但是白凤有些不开心。
  至于为什么不开心,白凤表示懒得去想。
  在墨鸦絮絮叨叨给他讲班里的同学还有社里的女生是怎么样云云的时候,白凤收了碗筷表示自己吃饱了,于是墨鸦对着他的背影愣了半天,然后才反应过来一句“你就吃这点能吃饱吗”,但是白凤已经把房门关上听不见了。
  墨鸦维持着举着筷子的姿势半天没想起来放下,想起来的时候手都酸了,墨鸦揉着胳膊心说我招谁惹谁了?
  那是白凤第一次任性。
  后果就是躺到后半夜胃疼起来找吃的,结果发现桌子上有墨鸦温着的牛奶。
  白凤摩挲了一下杯子,瞥了一眼墨鸦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房门,把牛奶喝了个干净,末了舔舔嘴。
  甜的。
  暖的。
  
  
  高考放榜那天是白凤的噩梦。
  他在看完之后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一片火海。
  他记得墨鸦说过今天说要给他庆功做顿好吃的,应该一天都在家。
  白凤瞬间感觉自己喘不过来气。
  旁边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见了,脑子嗡嗡的,左手抓着胸口的衣服,张大了嘴大口大口喘气,却仍然觉得缺氧。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瘫在地上了,蜷成一团拼命喘气,眼前模糊一片,耳边似乎有人在喊叫救护车,但是没有人敢上前碰他。
  他周围绝望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来气。
  白凤恍恍惚惚想着要不然就这样吧,不要再喘气了,干脆下去去找墨鸦吧。
  结果一只手把濒临崩溃的他拉了回来。
  “凤儿!凤儿!”
  熟悉的手,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度,白凤几乎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双眼,看到了那个人。
  墨鸦搂着他,满眼着急地叫他。
  白凤的手死死揪着墨鸦胸口的衣服。
  墨鸦看了看周围一把抱起白凤,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让他慢慢放松,手在后背给他顺气。
  喘了十多分钟白凤才慢慢平缓过来,缓过来以后他看着墨鸦想说话,却打了个嗝。
  墨鸦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开始打嗝,从自己拎着的兜子里拿了一瓶水,喂他慢慢喝。
  “你,你去哪儿了?”
  等墨鸦把他出去只是因为昨天做饭把冰箱里的东西用光了然后他想着白凤快回来了出去买了点海鲜结果被大学一女教授拉住聊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解脱的前因后果交代明白,白凤才发现自己已经一身冷汗。
  莫名觉得有些来气,白凤推了墨鸦一把。
  “吓死人了!”
  墨鸦看着他又委屈又后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怕,我在这儿呢!”
  白凤扭头看他,墨鸦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凑近,在白凤额头上亲了一下。
  恍然间白凤又看见了小时候睡不着坐在他床边给他一个晚安吻哄他入睡的墨鸦。
  白凤觉得自己有股冲动,然后他也跟着那股冲动走了。
  墨鸦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揪着自己衣领就亲上来的小孩儿,吓得语言功能顿失。
  啊不对其实也说不上是亲。
  因为这孩子上来就是一口,咬他。
  墨鸦让他咬的一疼,但随即一手揽他腰,一手扣他肩,把人圈自己怀里开始反击。
  俩人抱在一起你咬我啃了半天,终于分开。
  墨鸦看着终于恢复血色的白凤的唇,松了口气,凑上去亲了一口。
  白凤横了他一眼。
  墨鸦笑着没理会,手却把白凤搂在怀里。
  紧紧的,怕丢了一样。
  
  
  结果两个人回到孤儿院墨鸦给白凤做了顿大餐,然后还被院长讹了一顿。
  晚上俩人被院长以没地方给他俩睡为由赶到宾馆去了。
  墨鸦看着白凤挠了挠下巴,想了一会还是要了两个房间,白凤却看着窗外的天气抢过话头。
  “要一间房。”
  墨鸦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是不是他的教育方法有什么不对?
  要不一个根红苗正的大好有为青年怎么就往诱受的方向越走越远呢?
  白凤洗完澡出来就发现墨鸦坐在床上唉声叹气。
  “墨鸦,你去洗澡吧。”
  墨鸦抓了浴袍去洗澡,白凤擦着头发坐在床上。
  差不多半干的时候,白凤把灯全都关了,然后钻进被窝。
  墨鸦洗完澡出来就发现黑黢黢一片,试探着叫了白凤一声,没回应。
  估计是睡了吧。
  墨鸦摸黑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才坐了一半吓了一跳。
  白凤睁着一双眼睛正看着他。
  “呃...”“我睡不着。”
  墨鸦看了看外面的天,正下雨,难怪了。
  “睡吧。”
  墨鸦抽了一条毛巾擦头发,白凤看了他一会,伸手,搂着他的腰,蹭了蹭,然后闭上眼睛。
  墨鸦摸了摸他的头发,跟以前一样在他额上亲了一下。
  “晚安,我的小凤凰。”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