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最近想产粮
然而没有梗
果然是前段时间灵感太多结果现在想不出来了【吐魂】
所以我爬回回来了
依旧ooc
私设有
————————————————————

  吃完早饭,其实已经算不上是早饭,白凤跟着墨鸦去看了他家人。
  墨擎是一个看上去经历过许多大事的人。
  这是白凤对墨擎的第一感觉。墨鸦并不像墨擎,反而像母亲多一些。
  柳荷芯很美,虽然已经三十多岁可是看上去还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和墨鸦有七八分相似。
  白凤才坐下,墨擎端起茶杯,柳荷芯寻了个由头把墨鸦支了出去。
  “你既然嫁入我家了有些事我要与你说明。”墨擎喝了一口茶,“我家墨鸦,娘胎带出来就先天不足,一个算命师说他是天生命格不全,我跟他娘问有没有什么补救办法,然后他告诉我,日后如果能找到与他两心相悦的人自能破解。那日我见他全身湿透回来,惊惧之下问清缘由,他说是为了救你,而且我看他那个时候,嘴里说的心里想的全是你,我就知道大概这孩子让你牵住了。我跟你说这些也不是为了试探你,我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成为他命里那个注定的人,不管以后什么样,我只想知道你愿不愿意。”
  旁边的柳荷芯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墨擎看了她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以后什么都没说。
  白凤沉默片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他们二人面前,慢慢跪下去。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但是,我的命是他救回来的。”白凤闭了闭眼,想到那天染血的将军府,全身是血的墨鸦含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微笑看着他从那个缺口飞出去,胸口拧着劲地疼。“我会陪着他,哪怕我会因为他死,我也要陪着他。”
  褪去了流沙白凤凰的骄傲,他只是夜幕将军府里那个不谙世事被墨鸦保护的很好的白凤。
  白凤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执念了,那天以后他的世界就剩下了灰色,黑白交织的灰色,毫无生气的灰色,死寂一般的灰色。他一直以为自己只不过是为了连带着墨鸦和弄玉的份一起活下去,却从没想过一个人背着三个人的重量究竟能支撑多远。被弓箭射中的时候他其实第一个想法并不是疼,反而是像摆脱了什么包袱一样的解脱,还胡思乱想着死了之后会不会在地府看见墨鸦,结果就到了这里。确实是见到墨鸦了,但是他又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到底也许是老天给他一个执念成真的机会吧。
  墨擎摩挲了一下茶杯边缘,柳荷芯站起来把白凤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能有这样的决心我很高兴,可是你也知道墨儿现在只有六七岁孩童的心智,什么都需要人伺候,既然你决定了要陪着他,那就好好的吧。”柳荷芯拍了拍白凤的手,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让白凤也安了心。
  “爹,娘。”墨鸦跑了回来,额上微微有些汗。
  “跑哪儿去了?弄得一身灰仆仆的。”柳荷芯有些嗔怪。
  “我救了一只小鸟。”
  白凤这才发现他的双手微合,指缝中露出些许白色。
  白凤想起以前他送给自己的那只小白鸟,好好的名不叫非要叫什么宝鸽鸽,而且在沟通多次之后还是只认宝鸽鸽这个名字,白凤不禁嘀咕墨鸦就是喜欢跟自己作对。
  想着想着墨鸦已经跑了过来,“凤儿,我们养它好不好?你看它多可怜。”
  白凤有些好笑,那只小鸟左不过是被吓到了,倒是墨鸦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他忍俊不禁。
  “听你的。”白凤笑了,揉了揉墨鸦的头。
  墨擎和柳荷芯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满意。
  “那既然决定养它就要给它起个名字。”柳荷芯看着自家孩子,“墨儿想一个名字吧。”
  白凤眨眨眼,有种不太好预感。
  “叫宝鸽鸽!”
  白凤扶额,果然...
————————————————————

  不管怎么说,宝鸽鸽终于是留在了墨家。
  白凤在征得墨擎和柳荷芯的同意之后把白妈妈接到了墨家。一开始白妈妈不是很适应,柳荷芯找了几个能干的小丫头伺候她,又一再强调两家现在是亲家,不必拘束。过了三四天白妈妈才安心住了下来,原因无他,只因为她能看得出来墨鸦是真心对白凤好,而且白凤也确是真的开心。
  只是有一点她一直放不下心。
  万一墨家哪天发现了白凤其实是个男子,会不会把他们两个赶出去?这么一想又不安了。
  柳荷芯见她焦灼了这些时日,找时间两个人在一起谈了一个多时辰以后,白妈妈脸上再也没有了这几日的焦灼,安下心来在这里住下了。
  这些白凤并不知情,只是看着自家母亲终于不再终日忧心以后松了口气。
  按理说,白凤嫁过来之后要回去白府看一眼,可是白妈妈只顾着想着其他,把这茬忘了,白凤也不知是没想起来还是不了解,也没提,一来二去就这么岔了过去。等白妈妈想起来要回白府看看的时候,已经过了半月了。
  白凤拧了拧眉,墨鸦伸手给他揉开,“凤儿不许皱眉!会变成老头子!”
  白凤哭笑不得地拉开他的手,倒是真的不再皱眉。
  白妈妈看着两个孩子,微微笑了笑。
  “所以还要回去给那个不认我的男人敬茶?还要住一夜?还不能不回去?”白凤一连用了三个问句,语气中满满的嫌恶。
  白妈妈叹了口气,点点头。
  白凤又想皱眉了。
  “那就我们两个还是墨鸦也一起?”“按理说女婿是也要上门的,不过我还没问过荷芯。”
  结果白妈妈一问,柳荷芯立即表示自己也去。
  “我和你们同去,墨儿也一起去。”柳荷芯摆摆手止住了徐巧巧,也就是白妈妈想说的话,“当初我和夫君去找你们的时候,白府的人就是百般阻挠。不仅说墨儿救下的不是凤儿,还推出了另一个女孩说是被救下的姑娘,若不是我夫君查到你们住在别处,我们就真找不到你们了,还错过了这么一段姻缘。所以你也不用顾忌,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的眼光,比那些人好上千倍万倍。”
  柳荷芯一锤定音,徐巧巧感觉自家凤儿真的找到了一个好人家。
  白凤眯了眯眼,白府啊,有些账似乎是应该算算了。
  
  
  
  白凤回门的时候柳荷芯命人赶制了两套衣服,用的都是上好的云锦缎子,从里到外给白凤定做了一套。
  本就是正发育的年纪,少年的身体拔高似得长得老快,比起一个多月前高了不少,原本瘦瘦弱弱的身体也在吃食上补了回来,比以前白润了不少。而以前因为营养不良而有些苍白的小脸恢复了红润,还没长开的骨架显得有些纤瘦,远远看上去竟真的分不清是男还是女。
  给墨鸦做的是一套全黑的料子,用银线绣了些许花纹,远远看去银线部分像是一只凤凰,黑色部分像是一群乌鸦,本来是有些阴森森的图案穿在墨鸦身上却多了几分邪魅,尤其是白凤像以前给他画上了眼纹以后,勾唇一笑让白凤有种墨鸦又回来了的错觉。长长的黑发披散在后面,耳后有两个白凤给他编的辫子。
  柳荷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摸了摸白凤的头让他去找徐巧巧准备东西,在他走了之后把墨鸦拉到身边坐下。
  “墨儿,一会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白府,但是那里的人对你娘子很不好,所以一会我们去的时候你就不理他们,跟着你娘子,一步都不走开,知不知道?”柳荷芯揉了揉他的头发。
  墨鸦点了点头,“知道,不喜欢凤儿的人,就是坏人,不理他们!要是有人欺负凤儿,我就打他!”
  柳荷芯赞同的点了点头,昨夜她已经和墨擎说好了,只要做得不是特别过火,墨擎说可以给他们点教训。哼,敢欺负我们家的媳妇,就要做好承受我们墨家怒火的准备!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