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出来诈尸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
睡了一路
下来的时候迷迷糊糊走错单元门
嗯...没有任何感想
依旧ooc
————————————————————

  白凤对墨鸦的头发有种莫名的执着。
  以前他就喜欢在墨鸦换好衣服以后揪着那人到凳子旁边然后鼓捣他的头发,墨鸦也由着他耍性子,一开始白凤还不会编头发,于是墨鸦以前经常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出去。
  白凤一直觉得墨鸦的头发比女人还好。墨色的像瀑布一样柔顺,睡一晚上第二天也不打结,用梳子一梳就通了。而且任凭他怎么折腾,头发还是一样柔亮。
  其实也不仅仅是头发,在白凤看来墨鸦天天给别人打分,可是他觉得那些个女人还没有墨鸦长得好看,用他的话来说,他给墨鸦打九分半,扣的半分是有事没事总喜欢调戏自己。
  在墨鸦离开以后,他有一段时间晚上经常做梦梦见他,比女人还美的脸,比女人还白的身体,比女人还细的腰。但是醒来以后又忍不住嫌弃自己,干嘛总拿墨鸦和女人比。可是想着想着,又觉得不如不梦见墨鸦。梦里能见他,可是醒了就觉得胸口疼,连带着眼睛酸,然后整天都是恹恹的,直接消极怠工。到后来,也不知是真的打心底不想梦见他还是怎的,墨鸦就真的一次都没出现过。时间一长白凤又忍不住去想墨鸦的样子,却发觉只能模糊的记起一个轮廓,又开始想墨鸦是不是真的烦了他,连梦里都不让他看看他。一来二去越发搞不懂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饶是他一夜成长也还是有很多感觉分不清楚。
  白凤曾经很迷茫。他分不清对弄玉是什么感觉,分不清对墨鸦是什么感觉。后来到了流沙,看着曾经那个小公主褪去曾经的天真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杀手,突然就不恨她了。
  说到底也是一个可怜人,他不止一次看见她对着卫庄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眼中是他那时候不懂但是后来懂了的东西。
  爱慕。
  联想到这个词白凤的第一反应其实并不是弄玉。
  弄玉给他的感觉有些朦朦胧胧的好感,更多的是他同情她,同情她拥有自由却不得不被抓进笼子里,所以他才会拼命地想救她,只是为了不让她成为像自己一样的人。
  白凤的第一反应是那天在雀阁墨鸦一脸调笑着凑过来的样子。
  他说不清楚到底那是种什么感觉,就是心跳有点不受控制,他的呼吸吐在自己耳边,有些热。那个时候他只是把那种情绪归咎为被后者调戏恼羞成怒,却从来没想过有什么不同。
  白凤其实不止一次想过未来自由的天空,可是就算他想得再怎么不好,也没有想过自己的自由是墨鸦用生命换来的。他想过无数未来,却从来没有想过没有墨鸦的未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习惯了生活中彼此的存在,但是却突然有一天他不在了,那个时候才发现,心里空空的,好像缺了什么,没法填满。
  白凤心里想着有的没的,手上却是不停,一绺一绺地给墨鸦编头发,好在墨鸦老实的很,编完头发以后白凤才想起来叮嘱他些事情。
  “墨鸦,你不能告诉别人我是男的。”白凤蹲下来,看着墨鸦,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软的,热的,滑的。
  “唔?为什么?”“你要是告诉了他们我就不能再当你娘子了啊,”白凤抿了抿嘴,“记住,任何人都不能说,明白吗?”
  墨鸦乖乖点头。
  白凤把头埋进墨鸦的膝盖,双手搂住他的腰。
  再大的阴谋他都无所畏惧,只要墨鸦没事。
  他再也受不起墨鸦离开他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