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疯玩了两天
连着三天吃了烧烤
终于
昨天晚上坏肚子了
蓝瘦
五六放一起了
————————————————————

  白凤第二天是被压醒的。
  睡着睡着就感觉身上什么东西压得慌,外加太阳晃人眼睛,白凤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毛茸茸的脑袋。
  “墨鸦?”白凤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叫醒趴在自己身上的人。
  怎么以前不知道墨鸦睡觉这么不老实呢?
  毛茸茸的脑袋不安分地蹭了蹭,拧着眉毛小孩子撒娇一样不愿意起来,白凤拿他没辙也就让他趴着,稍稍动了下让墨鸦变成侧靠着他,也能让他自己喘口气。
  白凤用足尖勾了下被子,然后用没被墨鸦搂着的手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墨鸦露在外面的肩膀。他则侧过头端详着墨鸦的睡相。
  以前小时候墨鸦向来睡得比他晚醒得比他早,长大以后又各自有了屋子,虽说晚上有时候白凤睡不着会跑去跟墨鸦挤挤,但毕竟只是少数时候。后来就一直是自己一个人,被噩梦缠身的时候就干脆不阖眼,站在树上盯着天空到日出。只是没有了和自己站在一起的人而已。
  也不知道墨鸦养成了什么习惯,睡觉的时候眉头皱的死紧,满脸不高兴,噘着嘴,双手与其说是搂着白凤不如说是紧紧拽着他,生怕人跑了一样。一条腿搭在白凤腰上,小腿往回勾,整个人把白凤完全扣住,让人动一下都难。
  白凤静静躺了一会,看着墨鸦想着以后的打算。
  假死这一招肯定不通了,不说别的,好不容易见到墨鸦,他绝对不会扔下他一个人走,而且就现在墨鸦这个样子,他也不放心。可是不走了,以后人问起来,自己是个男的迟早要曝光,又不能给他生孩子。
  白凤默默对自己翻了个白眼,现在的墨鸦连怎么生孩子都不知道吧。
  娘那边,如果能把她接到这里是再好不过的了,可是不知道这里的人能不能允许。若是不允许也绝对不能让她一个人住到白府去,还好之前把那个小房子收拾了一番,也算是个世外小桃源了。再者,当初谁把自己推进水里的也要找出来。如今想来只知道是个女人,但是谁会处心积虑害死一个小孩子?说到底还是白府里的人吧。白凤对白府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白凤想着想着,觉得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墨鸦会娶自己?印象中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而且母亲带着自己在外面生活,为什么放着白府那么多姑娘不娶要娶一个养在外面不受重视的“姑娘”?
  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白凤眼神冷了冷,以前养成的杀气不自觉露了出来。他最讨厌被别人算计。
  墨鸦搂着他的手指曲了曲,隔着衣服有种异样的痒,白凤微微动了动。“墨鸦?”
  后者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显然还没清醒,眼睛里的雾气还没散去,朦胧地看着他,看的白凤莫名口干。
  墨鸦半梦半醒的时候白凤是从来都没看过,眼睛半睁,微微有些迷茫,原本柔顺的黑发睡了一晚上以后有些散乱,衣服也是半穿没穿,露着半边肩膀,白皙又有些瘦弱的胸口半露不露,配上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让人怎么看怎么想犯罪。
  默默给自己的大腿掐了一下,白凤推推他。
  “墨鸦,起来了。”
  后者懵懵懂懂支着脖子清醒了一会,结果不出片刻又倒了下去,还往白凤肩窝埋了埋脑袋。
  “墨鸦?”白凤有些哭笑不得。
  “困...”墨鸦打定主意不起来,又往白凤那儿蹭了蹭,蹭的白凤直觉痒。
  “别蹭了。”“太亮了...”墨鸦嘟囔一句。
  不起就不起吧。白凤轻轻叹口气,反正自己一向拿他没辙。

  一直睡到巳时,墨鸦才清醒。
  醒的时候似乎是有点不明状况,眨巴眨巴眼睛,放空了一会以后,动了动脑袋,算是完全清醒了。四仰八叉伸了个懒腰,才反应过来旁边还躺着个人,看着白凤发了呆。
  白凤几乎要被他逗笑了,原来墨鸦小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醒了?”白凤从床上撑起身子,麻了。
  “唔...”墨鸦揉了揉眼睛,也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
  白凤正活动活动身子,冷不防墨鸦突然搂住他然后在他脸上“吧唧”一口。
  白凤:......Σ( ° △ °|||)︴
  墨鸦见白凤一脸见到鬼了的表情,有些不解。
  “凤儿,你怎么了?”
  “......”墨鸦你告诉我谁教你这副调调的你说出来我用羽刃弄死他!
  “爹说的,早上起来要跟娘子亲亲。”墨鸦不明所以,一脸求表扬地看着白凤,白凤仿佛看到后面有一只尾巴晃来晃去。
  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白凤突然想到晚上墨鸦搂着人睡的习惯,脸色有点不好。
  “你晚上,都要抱着什么东西才能睡吗?”
  “唔,不抱着睡不着。”
  “那你以前...”白凤突然卡壳了,犹豫了一下,“还抱过别的人吗?”
  “唔...以前都是抱着爹爹给我的抱枕,可是爹爹说成亲了就不能抱抱枕,要抱娘子。”墨鸦看了看白凤,红了小脸,“娘子软软的,比抱枕好抱。”
  白凤觉得头又疼了,“那你还亲过谁吗?”
  话一出口,白凤再次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这怨妇加疑似吃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墨鸦居然还认真想了想,白凤看他这样子,莫名有点不开心。
  “唔,有爹爹,还有娘,还有二哥养的苗苗,爹爹给我的小白...”
  白凤听着听着忍不住额上跳起两根青筋。
  突然有种想血洗墨家的冲动。
  用力晃了晃头,把杂念甩出去,白凤看着放在一边的婚服抽了抽嘴角。
  打死他都不想再穿一次了。
  好在他尴尬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公子,大人让我拿了衣服过来。”似乎是侍女在外面。
  白凤迅速拉开房门,拿过衣服然后嘭地关上门。
  侍女:......刚刚是怎么回事?!
  且不说门外的侍女在风中凌乱,白凤把衣服拿进来以后看了看墨鸦。“会穿吗?”
  墨鸦果断摇了摇头。
  白凤:......这些年是谁伺候你穿衣服的站出来我要一羽刃扔死他!
  唾弃了一下自己的胡思乱想,白凤让墨鸦从床上坐起来,自己一件一件给他穿。
  恍惚间想起墨鸦第一次给自己穿衣服,然后狠狠摇摇头。
  都是过去了,现在他在自己面前,不要再想过去了。
  墨鸦很乖,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转身就转身,比以前动不动就调戏自己好多了。
  给他穿好衣服,再次感慨一句果然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白凤忍住撕了衣服的冲动穿上了女装。
  穿好转身就看见墨鸦直勾勾的看着他,心下有点羞。
  “看什么?”
  墨鸦笑了笑,可说是有些腼腆。“凤儿,你真好看。”
  白凤突然觉得这身衣服穿着也不是那么难受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