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墨凤】结发

我来诈尸
明天考试
不想学习
一门心思
只想...浪~~~
精分前最后的挣扎
ooc预警
鸦哥正式出场
————————————————————

  白凤一直很好奇墨鸦的墨纹消失会是什么样子,跟那人说过一回,结果被反被调戏,恼羞成怒就没再问过。
  没想到就在这儿这么见到了。
  白凤是头一次见墨鸦这个样子。
  去了眼角墨纹的墨鸦,有些...清秀?好像也不是这么个形容词...总之还是很好看。看上去似乎比印象中小一些。
  看上去墨鸦有些迷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
  墨鸦站在门口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
  “困...”白凤听着他的语气,怎么感觉他是在...撒娇?
  “唔,我听爹说,你是我娘子,以后会一直陪我玩,是真的吗?”墨鸦坐到桌边,手肘托着下巴睁大眼睛看着他。“你长得好好看哦!”
  白凤终于知道墨鸦哪儿不对劲了。
  这个心智,一点都不像十几岁的孩子,反而,更像六七岁的小孩子。
  “你怎么不说话?我说的不对吗?这么说你不是我娘子?那我娘子哪儿去了?爹说她会在这房间里等我的。”墨鸦见白凤不答话,嘴一瘪,就要哭。
  “诶诶诶!”白凤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好悬没噎着自己,“别哭别哭,我是你娘子!”话一出口白凤就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这都什么和什么?!
  墨鸦真就不哭了,红着眼睛看了看他。“你说真的啊?”
  “真的真的!”白凤总算理解墨鸦以前带着他是什么感受了。不过,自己那个时候,没有这么闹腾吧...
  “呐你说的啊!拉钩!不许反悔!”墨鸦伸出小指,伸到白凤面前,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白凤有些好笑,又有点难过。
  曾经把自己护在羽翼下的那个人不见了,或者说,他变成了这个模样。
  白凤也伸出小指,勾住了他的小指。
  “拉钩。”
  如果这是命运给我们的一次机会,那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换我来保护你这一世平安喜乐。
  “唔,娘子,我好困。”墨鸦揉了揉眼睛,扯了扯白凤的袖子。
  “睡吧,去床上脱了衣服睡。”“哦。”
  墨鸦很听话,可是脱衣服的时候犯了难。
  “娘子,我不会脱...”墨鸦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白凤叹了口气,走过去给他弄好打结的衣服,但是看到床下塞的那些东西,嘴角抽了抽。
  “娘子,你怎么了?”
  白凤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应该改个称呼。
  “以后不要叫我娘子,叫白凤。”一个男人被人叫娘子,白凤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唔,可是娘子好听一点...”
  白凤只觉头疼。
  好嘛,啥时候都跟自己对着干。
  “不行,不能叫娘子,我也是男的,女的才能叫娘子。”
  “可...可叫什么?娘子不能叫,那,那叫凤儿!”墨鸦憋了许久,终于在自己能想到的好听的名字里面想到一个。
  白凤晃了晃神。
  有一次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伤势很重,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自己床边憔悴了些的墨鸦,那个时候他摸着自己的头,“凤儿,你终于醒了。”
  白凤猛的甩头让自己从回忆里挣扎出来。
  最近他变得多愁善感了,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随你喜欢吧。”白凤迅速清理了床褥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掀开被子让墨鸦先躺下。
  “娘...凤儿你不睡吗?”话到嘴边硬生生转弯,墨鸦拱了拱被子,探出个脑袋。
  “你先睡,我不困。”
  “不行,爹说了,我要跟娘子一起睡的。你不睡我也不睡了。”墨鸦从被窝里钻出来,坐在床上打了个哈欠。
  白凤看他都困成这样还硬挺着不睡,也有些心疼。
  “好吧好吧,我也睡,你往里挪,我睡边上。”“好~”
  墨鸦又立马钻回被窝,看白凤脱衣服,然后也躺了进来。
  白凤才躺下就感觉有手搂着自己的腰,顿时僵了身体。
  “凤儿,你好软喏,比我以前抱着的抱枕还软。”墨鸦说着还靠过来蹭了蹭。
  白凤有些无奈,看来是把自己当抱枕了,不过也不会少块肉,抱着就抱着吧,自己也好久没有跟人一起睡过了。
  “晚安,墨鸦。”“凤儿,晚安...”
  白凤透过朦胧的月光看着墨鸦的脸,静静看了半晌,闭了眼睛。
  这次,应该不是梦了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