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目的在于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喜欢的cp甜回来!!!

我错了
我就不应该粉什么真人cp
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但总有一天会撕心裂肺
求求这个世界
对我喜欢的那两个人好一点

小声逼逼一句
essxs里二郎镇山当星主的时候找葫芦
头一个拿起的就是花的紫葫芦
没有之后略过中间的拿了白的
我能不能理解是山觉得万一是花的就省事儿了
【完了完了滤镜太厚摘不下来了】

【墨凤】结发

番外篇

  自从墨鸦恢复记忆,两个人就分房睡了,墨鸦没恢复记忆的时候,白凤还能相安无事和他睡一起,现在怎么觉得怎么别扭。
  墨昕突然发现这俩人气氛莫名有些不太对。
  本着“我嫂子可不能让人拐跑”的想法小丫头跑去找红莲取经。
  “闹别扭了?”红莲分外诧异,那两个连体婴似的也会闹别扭?
  墨昕歪头想了想,“反正就是不对。”
  红莲挠了挠下巴,突然眼睛一亮。
  “难不成是夫夫生活不和谐?”
  墨昕:=口=
  红莲突然十分兴奋的跑出去拿了一堆瓶瓶罐罐。
  “我跟你说!这可都是好东西!都是我从我哥哥哪里偷来的!可值钱了!”
  墨昕听着红莲一样一样给他介绍,表情分外扭曲。
  “突然好心疼小良子。”看不出来韩哥哥居然这么...
  两个人密谋半晌,墨昕拿了两瓶在她看来比较正常的走了,红莲收拾的时候突然发现标签不太对,墨昕拿走的是加了料的。
  红莲:-.-反正没用我身上偶吼吼。
  墨昕拿着东西回自己屋里捣鼓半晌,趁着晚上吃饭的时候溜到两人房间,把东西一股脑塞到床头,顺手给宝鸽鸽喂了点吃的,然后蹦蹦跳跳着跑了。
  宝鸽鸽落在床头端详那两瓶东西,扑扇扑扇翅膀,结果碰掉了一瓶,流了一地。
  宝鸽鸽:闯祸了Σ( ° △ °|||)︴
  叼了一块布盖住之后迅速逃离现场。
  晚上两人回房的时候就觉得屋子里有种奇怪的味道,不过也没多想。
  墨鸦伸了个懒腰,“睡吧,我去外间。”
  白凤抿抿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走回里间,习惯性去看宝鸽鸽结果发现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摸了摸头发,脱了衣服躺床上。
  墨鸦坐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刚才闻到的味道不太对,苦想了一会儿到底什么时候闻到过,突然一拍额头,“该死。”
  怎么有人给白凤用风月楼的催情香?
  不对,有人潜入白府不可能所有人都不知道。
  有内奸?
  不对不对,那小子现在睡在里面,别是中招了吧!
  墨鸦站在门口抬手敲敲门,“白凤,白凤你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
  白凤蜷在床上,全身燥热,精神有些模糊,下面涨得难受,本来觉得忍忍就过去了,结果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慢慢平息,反而更难受了。
  “墨鸦...”
  墨鸦站在门外愣了愣,推门进去,催情香的气味扑面而来,连忙屏住呼吸,把窗户推开,见白凤蜷在床上连人带被全抱起来放到外间。
  “白凤,白凤,认不认得我?”墨鸦把人从被子里捞出来,拍拍白凤的脸,后者眼神迷蒙还是存了一分清醒。
  “墨鸦。”白凤不自觉往墨鸦身边蹭了蹭,愈发觉得身子热的难受。手从被子里钻出来,摸了摸虚空然后捞着墨鸦的腰搂着不放手。
  墨鸦扶了扶额,还是中招了。
  眼下这么个尴尬的情况要怎么解决?
  虽然白凤两世为人但是现在身体的年龄也才十六,这让他怎么下手?
  恍惚间白凤又看到了曾经的那个梦境,只不过主角变成了自己,不自觉蹭了蹭腿。
  “墨鸦...唔...墨鸦...”
  虽然接触催情香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墨鸦毕竟也吸入了一些,这时候又听白凤染了情欲的声音,只觉得自己也要烧了起来。
  白凤没得到回应,不满的踹了踹被子,搂着墨鸦的手紧了紧。
  管他的!
  墨鸦伸手抬起白凤的下巴,带着点疯狂意味地吻了下去,唇舌相接,挑逗似的撩拨白凤的舌,另一只手顺着白凤的衣领钻进去,解开里衣,然后向下褪去白凤的裤子,眼底燃起不知名的火。
  白凤只觉冰凉凉的东西蹭着身子,缓了缓难忍的热,舒服的眯了眯眼睛,两只手紧紧揪着墨鸦的衣服。
  墨鸦在他腿上打了个转,把人捞起来回到里间。
  外间隔音不好。
  刚才开窗户略微通了通气,但还是有残余的香,一瞬间两个人就要燃起来一样,墨鸦一手握住白凤的下身慢慢动作,白凤不自觉拧了拧身子。
  泄了一次之后白凤恢复了点清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凤。”墨鸦低低唤了一声,白凤回头看他。
  墨鸦低头亲亲他。
  白凤吸吸鼻子,抬手搂住墨鸦。
  两个人似乎很久没有这样待在一起过了。
  墨鸦呼了口气,看着白凤邪气地笑笑,“要继续吗?”手顺着脊背滑倒腰线,暗示性地捏了捏。
  啊这个死妖孽!
  白凤一直觉得他是个妖孽,不管是气场还是哪方面。
  红着脸扭头闭上眼睛。
  “哪儿那么多废话!”
  墨鸦却好像听不懂一样只是撩拨,在白凤控制不住起反应的时候凑到他耳边。
  “白凤,喜不喜欢我?”
  染上情欲的声音有些低哑,偏偏有些要命的性感,呼出的热气吹在耳边,白凤竭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却还是抖了抖,耳朵红的要滴血。
  “你...我...你管我!”
  墨鸦低低地笑。
  “嘴硬。”
  在白凤恼他之前果断堵了嘴,抬手掠过柔软的头发不经意瞥见褥子下一瓶乍眼的东西。
  略微皱了皱眉,想了想突然挑了挑眉。
  催情香的功效又上来了,白凤皱着眉头蹭了蹭,墨鸦轻轻啄了一下把人放倒,抬手拎了瓶子过来,仔细辨别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了然地笑了笑。
  这小丫头...
  不过...送上门的好处为什么不要?
  抬手扯了衣裳,垂眸亲了亲白凤的眉眼,虔诚无比。
  有些迷糊的白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手搂住身上人的脖子。
  墨鸦轻笑,真好,我还能这么看着你。
  手上倒了些瓶子里的东西,在白凤身后打着转。
  “凉...”白凤嘟囔着躲了躲,墨鸦亲亲他,白凤哼唧两声不说话了。
  试探着伸入一指,白凤皱皱眉,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还在接受范围之内,墨鸦就着姿势慢慢扩张,眼角妖冶的纹络偏偏有种溺死人的温柔。
  催情香的功效大大盖过了身上的不适,白凤蹭了蹭双腿,搂着墨鸦的手忍不住勾了勾。
  墨鸦扶了扶白凤的头,天蓝色的眼睛半睁半阖,带着些许雾气,眉目舒展,脸上两片红,嘴泛着水光,长发披散,难得的温顺。
  墨鸦突然就笑了。
  这哪是天上飞的凤凰,倒是很像墨昕养的那只小猫儿。
  白凤显然不知他在想什么,“难...难受...你快点...”
  墨鸦亲亲他,抽出自己的手指,抵在白凤身后磨了磨。
  许是身体实在忍不住,白凤勾了勾墨鸦的腰,自己吞了一块进去。
  墨鸦连忙按住他的腿,白凤挠了挠他的肩,“墨鸦...”
  墨鸦亲亲他,试探着往里推,毕竟手指和那里到底还是有些区别,白凤皱着眉有些难受。
  墨鸦伸手抚了抚他的腰,另一只手转到他身前慢慢挑逗。
  等白凤缓过气之后墨鸦慢慢进到底,吐出一口气。
  白凤只觉得身后涨得很,但是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满足,一手扯了扯墨鸦的头发凑上去亲了他。
  墨鸦低了低身体,张开唇舌,身下也开始慢慢抽动。
  白凤睁睁眼睛,然后又闭上。
  不是梦。
  一直以来的所有不安都找到了宣泄口,终于实实在在地抱住了这个人。
  折腾了一会儿墨鸦突然把他抱起来,变成他跨坐在他的身上,下面不知顶到哪里,冲上头的快感让白凤一瞬间失了声,缓过来之后大口喘气。
  墨鸦抬起手,蹭了蹭他的脖子,凑上去衔住,略用力地研磨。
  白凤跪在床上,双手还环着墨鸦的脖子,顺手揪了一把头发,并没有特别用力。
  墨鸦挑眉笑了笑,刀子嘴豆腐心。
  满意的看着身上的人打上属于自己的标签,墨鸦很满意。
  折腾到后来白凤已经没了力气,手还缠着墨鸦的脖子,被墨鸦拉下来,十指相扣,射出来的同时衔住了白凤的唇,轻轻描摹。
  白凤还略微有些喘。
  墨鸦把他抱起来,取了个毯子裹住,自己披了件外衣,抱着白凤去了府外的温泉。
  白凤昏昏欲睡靠在他身上,由着他给自己清理。
  “喜欢。”突然呓语似的冒出两个字,墨鸦顿了顿,低头看他,白凤闭着眼,呼吸浅浅。
  墨鸦勾唇笑笑,“我也是。”说罢,吻了吻白凤的眼睛。
  嘛,这么说来还要感谢那个小丫头。
  要不把言星寒打包送她房间里去?
  睡梦中的言星寒突然打了个寒颤。
  墨昕则不知梦见了什么,笑的甜蜜。

————————————————————
我知道错了不要打我
正文没憋出来反而把番外撸出来了是我的错
滚去卡文

老实说我也没想到居然分了上中下...
卡文卡了这么久我的错
然而下还没出来【装死.jpg】

  墨鸦看着怀中的少年近乎五感全失只是源源不断地咳出一片又一片花瓣,说不好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心疼是有的,但是更多的,应该是不甘。
  不甘心他当初拼了命把白凤送出来结果现在还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白凤喜欢弄玉。
  但是弄玉已经去世好多年。
  所以白凤的病。
  药石无医。
  抬手帮他顺了顺气,无声一叹。
  “这么久没见,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
  怀里的人瞬间抬头,墨鸦诧异地发现白凤没有再咳出花瓣。
  虽然他还是一个劲地咳。
  但是下一刻白凤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墨鸦连忙给他输送内力,白凤一口鲜血喷出去之后反而好了不少,一只手揪着墨鸦的衣领抓的死死的。
  “墨...咳咳...墨鸦?咳...你...我是死了吗?”
  白凤少见的一脸迷茫,墨鸦忍不住笑了一声。
  “小子,你也没摔到头怎么就说胡话了?”
  白凤反应了一下,宝鸽鸽飞过来啄啄他的脸。
  白凤一瞬间反应过来迅速弹开,同时一掌推过去。
  墨鸦轻车熟路地化鸦闪到一边,双手环在胸前勾起一个慵懒的笑。
  “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小子,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白凤一脸呆滞地看着墨鸦熟练的给自己拿起茶壶倒了杯水。
  “墨鸦,你,你没死?”
  墨鸦抿了一口茶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我是神仙?”
  白凤怔住,摇头。
  “受了那种伤神仙都难救。”
  白凤骤然攥紧拳头。
  墨鸦看着他一脸复杂,叹口气。
  “我确实死过一回。”
  白凤抬头看他,掌心钻心的疼。
  “但是有个人救了我。”墨鸦也有些困惑,“按理来说,我应该早就被将军抽皮扒骨了。”
  胸口堵的难受,白凤坐下拿起茶壶。
  墨鸦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他,“很难受?”
  白凤疑惑的看他。
  “花吐症。”墨鸦看着他。
  白凤沉默着摇头。
  “怎么这么久没见你变哑巴了?”墨鸦笑着看他。
  白凤觉得嗓子干的发涩,“那个人是怎么救了你的?”
  墨鸦随手从他肩上扯下一片羽毛。
  “据说是去了趟地府把我的魂抢回来塞身体里了。”
  白凤犹豫半晌,“疼吗?”
  墨鸦看他,小孩儿眼睛里有愧疚,还有些小心翼翼,剩下的满满全是自责。
  墨鸦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不疼,白凤,我不疼。”
  白凤看着他笑,突然就鼻酸。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温柔的安慰他了。
  “你还走吗?”
  “不走了,”墨鸦站起来,轻轻抱了抱他,“我哪儿都不去了。”
  仿佛分离是昨日。
  白凤抬手轻轻勾住他的衣角。
  几年来的所有坚强在一瞬间崩塌。
  就这一次。
  让他贪恋一下。
  一下就好。
  
  墨鸦把睡过去的人搬到床上,坐在床头捏着羽毛翻来覆去摆弄着玩。
  当下还是要把这小子的花吐症治好。
  但是刚才说那么多话也没看他再吐花。
  墨鸦虽然知道花吐症的症状,见还是头一回。
  琢磨了一下还是去找赤练。
  但是很不巧的是赤练也不知道这情况到底咋整。
  俩人大眼瞪小眼对视半天墨鸦捏了捏眼角。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赤练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把“要不你去跟他啵儿一个试试”说出口。
  当初他们两个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万一是她想多了呢。
  赤练叹口气。
  “个死小孩儿,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虽然嘴上埋怨着,眼神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担忧。
  ————————————————————
  墨鸦坐在枝头,迎着风闭了闭眼睛。
  耳边传来扑朔扑朔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是白凤的小凤凰,站在枝头上歪头打量着他。
  墨鸦抬手摸了摸它的羽毛。
  “这几年就是你一直陪在白凤身边的吧。”
  说起来...流沙的伙食看起来不错啊,连只小鸟都养的膀大腰圆的。
  小凤凰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偏过头用力啄了一下墨鸦的手。
  墨鸦勾唇笑笑,拍了拍它的头。
  “你还有小脾气了,跟你主人一个样子。”叹气。
  小凤凰拍拍翅膀,叼着他的衣摆拽了拽。
  “怎么了?”墨鸦被它拽起来。
  小凤凰从树上飞下去,回头看了看墨鸦,墨鸦一头雾水地跟了上去,小凤凰带着他来到一间紧闭的屋子。
  虽然不知道它要做什么,但是出于好奇墨鸦推开门进去看了看。
  地上铺了一层带血的花瓣,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书柜。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几张纸被揉皱了丢在桌子上,最上面的纸画着一幅未完成的画。
  墨鸦抬眼看了一下就愣住了。

我...咳
我有个脑洞
就是鸦哥回到前一天的将军府
然后对后来犯了愁
跑去紫兰轩想着怎么能把凤凤送走
结果凤凤以为他跑去找乐子跟了过去
然而屋子里的酒有药
然后凤凤喝了
然后...然后我还没想好🌚
有...有人写吗

应该是最后一弹了。。。吧。。。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躺尸.jpg】
来自一个过气死咸鱼的最后挣扎

【墨凤】结发

抱歉 最近生病了
一直发烧所以晚了几天
副cp发糖
然后我就不打tag了
————————————————————
二十四

  言星寒迅速往回赶,心里默念这小祖宗千万别惹出什么事儿来。
  他从小到大最头疼的就是这小祖宗上蹿下跳闲不住的性子。
  他从小到大有三次不好的预感。
  头一次是十岁那年,墨昕五岁,这小祖宗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子,言星寒把她解救出来的时候一个小脸憋的通红,言星寒差点以为她把自己闷死了。等搞清楚她就是睡着了之后言星寒都要给她吓死了,一身冷汗。
  第二回是十三岁那年,小娃娃也不知道是属什么的,带着上街撒手就没,但是言星寒也说不上为什么跑多远都能找到她。除了有一回让人贩子拐跑了。言星寒找她一下午没找到,傍晚回来想多叫几个人去找她结果回屋拿东西的时候发现撒手没本人躺他床上睡得正香,手里抓着一张纸。
  具体写了什么他记不太清了,大概意思是说感谢她帮忙抓住了这群人贩子,还送了她一包糖果。言星寒把人弄醒才想教训两句结果小娃娃半睁半眯着眼睛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嘴里还嘟囔着“美人师傅你看我多厉害好多叔叔送我糖还夸我说我是个小英雄哦对了这个糖超级好吃你也尝一块...”
  言星寒青着一张脸头一回有了把人送回墨家的冲动。
  第三回就是真不太好了。
  十八岁的时候他带着墨昕到处游玩,走进了一片深山老林正撞上一群人杀人越货。
  疲于应对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风声回头正撞上了墨昕倒下的身体,锁骨的地方一条长口,瞬间把衣服染成了血红色,言星寒当即就红了眼睛,也是第一次下狠手杀了人。
  把所有人打趴下之后言星寒还想补上最后一击,结果被墨昕拉住了衣角。
  “师傅。”
  言星寒回头看她,她扯出一个笑容。
  “师傅,我疼...”难得的跟他撒娇。
  言星寒立刻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包扎伤口,伤口深得很,而且位置又尴尬的要命,好在言星寒身上带的药很全,但也只能躺着静静养伤。
  墨昕伸手拉着他的衣服不放手,小脸苍白但还是对着他笑。
  “师傅,借你大腿躺下可以吗?”
  言星寒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头让她躺在自己腿上。
  墨昕打了个哈欠,抻到伤口微微吸了口气,不过看着言星寒还是在笑。
  “师傅,我睡一会儿哈。”
  言星寒摸了摸她的头,“睡吧。”
  墨昕眨巴眨巴眼睛,“那你别走哦!”
  “不走,你睡。”“嗯嗯。”
  于是她就这么睡了过去,一睡就是一小天。
  言星寒就那么坐了一天。
  他是有些洁癖的,身上灰扑扑还有血,但是他动都没动就那么坐着看着墨昕睡觉。
  阳光晃人眼睛,言星寒就微微弯腰给她挡着阳光。
  当时他就想着,墨昕要是出事,抽筋扒骨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
  好在只是受了轻伤。
  墨昕难得的睡得安稳一动不动。
  言星寒虚虚摸了摸她的头发。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娃娃。”
  而现在,不知道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娃娃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
二十五

  言星寒找到墨昕的时候后者穿着一身男装大爷状坐在十几个人堆起来的人形沙丘上。
  言星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也松了口气。
  墨昕看见言星寒,甩开扇子遮住嘴,坏笑着弯了弯眼睛。
  “呦,如此俊俏的小娘子居然来了我们贼窝,正好本公子,哦不,本大爷缺个压寨夫人。来人啊,把她给我绑了送洞房里去!”
  然而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都被她打的眼冒金星被她坐在屁股底下了。
  言星寒扶额,“别玩了。”
  墨昕撇撇嘴,“嘁,没劲。回家了!”
  潇潇洒洒转了个圈从上面跳下来,墨昕打开折扇,摇摇晃晃溜达着走了。言星寒看了看人山,摇摇头,跟着墨昕走了。
  顺便去衙门报了个案,两个人从衙门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了。
  “饿死了饿死了!师傅师傅,找个地方吃饭去!”墨昕伸手一扯言星寒的袖子,“我跟你说师傅,前面的天仙居卖的果糕特别特别好吃!走走走我带你去尝尝!”
  言星寒叹口气由着她扯着自己往前走,一边对天上的小鸟招了招手。
  这边找了一天都没找到人的墨家上下收到白凤带来的消息这才放下心来。
  ————————————————————
  墨昕拉着言星寒去了天仙居,点了一堆吃食之后坐着等上菜,隔壁貌似也坐了人,是两个姑娘。
  “玉玉玉玉,我和你说,我今天看见了一个非常俊俏的公子!”
  “可知姓名?”
  “不知道,我不好意思上去问。”
  “为什么?”
  “咳咳,”小姑娘咳了咳,稍稍压低了声音,“因为我好像看见那个公子怀里有个白衣人,两个人貌似在...”
  “殿下,”另一个姑娘打断了她的话,“应该告诉她们把你的话本子都收了。”
  “哎呀玉玉!不行不行!!那都是我搜刮好久搜刮来的!再说了,那还不是我哥搜刮来的!你要丢也要问问他!”
  “殿下。”另一个姑娘只听语气都能听得出来有多么的无奈。
  “不管!反!正!不!许!丢!”
  墨昕捂着嘴偷偷笑笑。
  言星寒看了她一眼。
  墨昕打开扇子在手上转来转去。
  上了菜之后墨昕两手捧着下巴双眼放光。
  “看上去好好吃!!”
  “那你就多吃点。”言星寒给她夹菜。
  好堵上你这张小嘴。
  然后墨昕开始一脸幸福的品尝美食,天仙居的吃食也确实美味,尤其是糖糕,就连少吃甜食的言星寒都多吃了几口。
  墨昕嚼着一块糖糕,满眼幸福,像只心满意足的小猫。
  言星寒衔着筷子微微笑了笑。
  最后墨昕打包了两份糕点要带回去给白凤尝尝,言星寒给她擦擦嘴之后结了账,两个人从雅间走出来,隔壁两个小姑娘走在他们前面,许是裙摆有些长下楼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失去了平衡,墨昕眼疾手快捞了人一把。
  “哇吓死我了!”一身粉衣服的小姑娘拍了拍胸口,回头看了看墨昕,“谢谢你!”附赠一个甜甜的笑。
  墨昕也对她笑,“小心点。”
  另一个鹅黄色衣服的小姑娘微微弯了弯身体,“多谢姑...多谢公子。”
  墨昕挑挑眉毛,摸了摸鼻子。粉衣服的姑娘捂嘴笑。
  言星寒拍了拍墨昕的头,“看吧,功夫不到家。”
  墨昕扮了个鬼脸,对着两个姑娘笑了笑。
  “我叫墨昕。”“我叫红莲!”“弄玉。”
  墨昕伸手挽着她们两个,“我带你们去逛夜市吧!”
  “好啊好啊!”红莲拼命点头,“我第一次出来逛!”
  “那跟我走吧!我知道哪里好玩!”然后红莲就被墨昕拐跑了。
  言星寒扶额,弄玉掩面笑,两个人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殿下私自出宫怕是不太好。”言星寒突然低语。
  弄玉摇了摇头,“不止殿下自己。”
  言星寒顿了顿,“皇上也?”
  弄玉点头,言星寒哑然。
  前面两个人什么都不知道,靠在一起讨论是这个玉镯好看还是那对耳坠漂亮。

【墨凤】结发

依旧ooc
感谢各位看官还坚持看下来😂
专注撒糖
————————————————————
二十二
  早上起来突然听柳荷芯说有事找他商量。
  墨鸦还没醒就让他继续睡,白凤穿了衣服去找柳荷芯。
  到了大堂才发现还有个人,是个道士。
  “凤儿,这是那日我与你说的大师。”柳荷芯拉他过来。
  是给墨鸦算命的那个人吧。
  白凤打量了那个人一会儿,对方也在看着他,然后收回视线对着柳荷芯拱拱手。
  “夫人,正是这位。”“先生能看出来?”3
  道士抚了抚怀,“自然。”然后从随身包袱里拿出一个盒子,看上去有几分重量。
  “此物是在下偶然所得。”然后对着白凤伸出手。
  “送给我?”白凤有些诧异。
  道士颔首,“对有缘之人当赠与有缘之物。”
  白凤就觉得这人神神叨叨,谢过之后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块银色磐石。
  “这是...”白凤觉得有些眼熟。
  “我相信阁下识得此物,但这是故人赠与阁下之前的东西。”道士动了动手指。
  白凤突然想起这与前世墨鸦送给他的那一套护具触感一样。
  “烦劳借一步说话。”白凤决定在这里把所有事情弄个明白。
  “阁下当知,人有三魂七魄,而墨公子便是缺了两魂,故而心智如孩童,魂需日渐温养,但墨公子命中有一大劫,所以贫道特来提醒阁下。”道士看着白凤的眼睛,“大劫在上。”
  天边突然打起雷。
  道士噤了声。
  白凤顿了顿,对着道士拱手,“多谢相助。”
  “行路积德而已。”
  
  道士走了以后白凤把盒子交给柳荷芯。
  “娘,我需要您帮我打造一个东西。”
  白凤提笔画了两页图纸,将前世墨鸦的羽刃画下。
  “这是给墨鸦的,尽快打出来,越快越好。”
  柳荷芯看了一眼,点点头,“这个东西打造出来倒是个防身的好东西,你呢?”
  “先给墨鸦打出来再说。”
  柳荷芯仔细看了看图纸,“你画的这个不需半份便能打造出来,你自己也打一个,再怎么说也不能防身的东西都没有。”
  白凤琢磨了半晌画下了自己的羽刃,想了想墨鸦还没有护具,加了两片肩甲。
  “娘,先打这些,有什么需要我再找您。”
  柳荷芯摸了摸他的头,“跟娘有什么见外的,去吧,这个时辰墨儿也差不多要醒了。”
  “嗯。”
  
  白凤回去的时候墨鸦还没醒,把被子当抱枕搂着睡得正香。衣服袖子蹭到肩膀露着胳膊,腿搭在被子上,裤腿不知怎么蹭到膝盖上去了,露着两条又白又细的小腿,嘴张着呼吸均匀。
  白凤趴在床边看他睡觉。
  墨鸦的头发有一绺挂在脸上,白凤伸手给他拨到耳后,墨鸦蹭了蹭枕头,往枕头里缩了缩。
  白凤闲得无聊,伸出食指在他脸上戳了戳,墨鸦又蹭枕头,白凤起了玩心,食指在墨鸦脸上画圈圈,墨鸦蹭来蹭去皱着眉头睁了一只眼睛,白凤一僵。
  完了,玩过头了。
  墨鸦看了看他,闭眼睛噘着嘴,“凤儿别闹。”
  白凤顿了顿,停了一下又戳他的脸。
  墨鸦被他戳的发痒,伸手拉住白凤的手一口咬下去。白凤哭笑不得。
  怎么不高兴了就咬人?
  墨鸦迷迷糊糊也没用力,只有一个淡淡的红印子,然后眼睛都没睁开还舔了舔,舔的白凤头皮一麻。
  舔完之后就这么扯着白凤的手又睡了过去。
  白凤:......
  试探着抽了抽手结果被拉得更紧,又不想吵醒他只得作罢。没被拉住的手托着下巴,被美色迷惑的人就这么维持着半蹲半坐的姿势看着床上的睡美人,直到后者醒过来。
  手被松开之后想站起来伸个懒腰,结果一个没站住差点摔趴下,白凤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腿麻了。
  然后被墨鸦拉到床上给他揉腿。
  白凤觉得要没脸见人了。
————————————————————
二十三
  不出三日柳荷芯就把白凤那日画的图纸打出来的成品取了回来,白凤给墨鸦试戴一下然后琢磨半晌取下来交给柳荷芯。
  “娘,有几个地方需要和工匠说要再改改。”
  毕竟是墨鸦的东西,白凤不允许有任何纰漏。
  柳荷芯点点头,让他再试试别的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两片肩甲有些稍宽,但是考虑到墨鸦现在还没长开所以暂时先留着,自己的羽刃倒是还算合手,于是就留着了。
  柳荷芯抚了抚白凤的头,“凤儿,谢谢你。”
  莫名其妙的接受了一番道谢,白凤有些不解。
  柳荷芯拿了东西走出来,反手替他们关上房门。
  谢谢你,重视他远胜重视自己。
  ————————————————————
  羽刃返工回来之后白凤又开始陪墨鸦练习,只是冷不丁有时候不小心挂了彩,倒不是墨鸦受伤,反而是他不太习惯偶尔会不小心误伤了白凤。
  墨鸦看着白凤给自己的伤口清理的时候,突然就冒出了一句“我不想练了”,白凤一个分心扯坏了巾帕。
  “嗯?”
  墨鸦很在意地看着白凤的伤口,“凤儿,我不想练了。”
  白凤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心下了然手上却加快了速度。
  “墨鸦。”包扎好以后白凤拉着他的手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我陪你练羽刃不是因为玩,你要学会保护自己,”白凤摩挲了一下墨鸦藏着羽刃的袖口,“虽然我知道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我很怕。”怕那个所谓的大劫,怕那个血色的噩梦,怕那个醒来之后发现一切都只是梦的曾经。
  我怕...怕你再一次离开我。
  墨鸦能感觉得到白凤握着自己的手很紧很紧,握得死死的不愿意放开,虽然他并不知道白凤在担心什么,但是出于本能紧紧回握住白凤的手。
  “不会有事的。”墨鸦干脆利落地保证,“我不会有事的,凤儿也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会保护凤儿的。”
  白凤恍惚了一瞬,然后微微低头勾起唇角,低低笑了笑。
  傻瓜,我是怕你有事。
  墨鸦看白凤笑了,自己也弯了弯眼睛嘿嘿笑。
  白凤抬手捏了捏他的脸。
  笑得傻兮兮的。不过...还是十分吧。
  ————————————————————
  这边一黑一白两只鸟儿无忧无虑过着小日子,那边墨昕无聊的快要抓狂了。
  言星寒有事回了家里,柳荷芯和墨擎两个人甜甜蜜蜜小丫头也不想去当电灯泡,但是又没人陪自己玩,整日窝在房间里她都快要长蘑菇了,数着日子算了算言星寒还有几天回来,然后愤怒的发现他才走了两日,还要再等两日。
  早知道就跟美人师傅一起回去了。
  墨昕垂头丧气地趴在窗口躺尸。
  躺了小半天小丫头突然灵机一动,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换了身男装跑了出去。
  身在万里外的言星寒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墨昕换了身白衣随手拿了把扇子,抱着“反正没人认识我”的想法大摇大摆走在路上,偶尔跑去路边摊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奇玩意儿。
  逛了半天倒是没看到合心意的东西,反而让人盯上了。
  路边有些小地痞流氓,看着墨昕衣料考究行为举止又不像普通人,有那么几个就起了花花心肠。
  彼此交换了几个眼神,有个地痞就上来搭腔。
  “公子。”
  墨昕回头,“叫我?”
  “不然还会有谁?”
  墨昕美滋滋,看来扮相很成功啊。
  “不知公子可见过血色的玉石?”
  墨昕眼睛一亮,“血玉?”
  “正是。我看公子气宇不凡,想必公子是出的起价钱的,我这有个生意想与公子谈上一谈。”
  墨昕摇了摇扇子,“拿出来看看。”
  “血玉这么珍贵的东西在下可不敢随便带在身上,烦请公子跟我走一趟。”
  墨昕抬了抬下巴,“带路吧。”
  “好嘞!”
  地痞乐颠颠跑前面带路去了,墨昕打了个哈欠。
  唉,都没什么好玩儿的。
【PS:接下来两章应该是副cp发糖
所以就不打tag了
想看的话可以点我的头像看下两章^_^】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写的啥但是就是想发上来
ooc我的



  我患上了花吐症。
  白凤怔怔地看着手中的书,书上有着几片淡粉色的花瓣。
  原来这是花吐症。
  轻轻拂走书上的花瓣,白凤把书合上,转身飞了出去。
  轻轻飘落一片白羽。
  
  身边景色飞速后退,不知飞了多久,恍然回神才发现不知来到了哪里,神思放空直直向下坠去,直到被宝鸽鸽接住。
  白凤坐在宝鸽鸽身上,半晌没有说话。
  “我患了花吐症。”白凤摸了摸宝鸽鸽的头,“无药可医。”
  宝鸽鸽不解地看他。
  白凤沉默着望向远方。
  墨鸦,你大概想不到,你送我飞上天空,却最终逃不出属于你的牢笼。
  
  白凤今天又没来挑战卫庄大人。
  赤练无聊的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琢磨着今天染什么花色的指甲,却突然发现白凤已经怠工三日了。
  好看的手指点了点娇艳的红唇,赤练觉得要不还是去看看这小孩儿又搞什么幺蛾子。
  扭搭扭搭到了门口才要敲门,却突然惊觉屋后的树林有人。
  “什么人?”
  但是在她出声的时候气息又消失不见,赤练蹙了蹙眉。
  绝对不是错觉,但是什么人会监视白凤?
  想不出想不出,赤练一手把门推开,结果被满屋子的花吓到了。
  花瓣落了一地,有的还带着血。
  赤练一惊,闪进内间看见白凤抱着手臂坐在床上才松了口气。
  “哟,怎么了这是?”赤练环视一圈,看样子应该没有第二个人来过的迹象,抬手想捡起地上一片火红的花瓣。
  “别碰。”白凤冷漠的声音响起,“如果你想染上花吐症的话。咳咳...”
  赤练瞬间回头看他,眼神中满满的诧异。
  “花吐症?你怎么会染上这种病?”
  白凤看着手中带血的花瓣,随手一丢,“不知道。”
  赤练在屋里转了两圈,皱着眉留下一句“你等着我去想想办法”就走了,白凤仍旧盯着满地的花放空。
  他能感觉得到身体内越来越明显的变化,也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去另一个世界。
  说不准,还能遇见墨鸦。
  自嘲地笑了笑,白凤抬手把自己闷在被子里。
  
  赤练皱着眉抓了抓头发。
  这要怎么解?
  白凤暗恋谁我咋知道?
  还非要亲个嘴儿?
  不对不对他暗恋谁了?
  弄玉?
  弄玉都死了好久了我总不能把人从坟墓里刨出来再让他俩亲个嘴儿吧?
  再说了都过去这么久了早就变成白骨了不是吗?
  赤练表示一个头两个大。
  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下巴。
  话说回来,当初除了弄玉,还有一个人跟白凤亲近得很。
  那人叫什么来着?
  “墨鸦。”
  赤练一惊。
  卫庄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看神情似乎是有些意外。
  赤练走出去,一个墨衣人站在远处的树林中,影影绰绰看不清脸。
  一方面诧异卫庄居然能认出那个是墨鸦另一方面又看到那个人要走,赤练想都没想直接喊了一句“他患了花吐症”。
  然后她就看见那个人瞬间消失。
  ???难道姐姐我出现幻觉了???
  赤练瞟了一眼卫庄。
  不对不对,应该不是幻觉。
  “花吐症?”卫庄摩挲了一下手上的扳指。
  “是,而且似乎有段时间了。”赤练反应了一下自己想都没想就对着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暴露了白凤的现状有些懊恼。
  “他会得救的。”卫庄眯了眯眼睛。
  “啊?”赤练觉得对自家BOSS的想法真的是理解无能。
  
  白凤难得有了些闲情逸致,买了本花经,对着自己吐出的花翻了翻书看看都是些什么花。
  不过翻了两页之后他就放弃了。
  也没有图画他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个。
  打了个哈欠才发现很久没出去了,看着天还不错,坐在屋檐望着天边,宝鸽鸽在天上盘旋。
  恍惚间又想到了那个火红的落日。
  “用我的命,换他的命。”
  “咳咳咳咳咳咳——”白凤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向挺直的脊背弓了下去,莫名给人一种无助的错觉,全身一阵无力从房檐上坠了下来。
  宝鸽鸽一声尖唳俯冲过来,却仍赶不及接住他。
  白凤第一反应并不是会有多疼。
  “当你的眼睛望着天空,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双脚永远沾着泥土。”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只鸟会一直飞翔,永远不需要落地。”
  眼前似乎浮现了墨鸦的脸。
  下一刻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来。
  

【墨凤】结发

考完一科
诈尸出来更
————————————————————
二十
  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行,墨昕终于不缠着白凤跑去缠着她师傅了,看见什么衣服饰品都往言星寒身上比划比划,白凤也看中了几件衣服,但是往墨鸦身上比比还是没要。
  也不知是他心理作用还是怎样,总觉得墨鸦穿别的颜色别别扭扭的。
  墨鸦倒是给他选了一个玉佩,据店家说是天然而成的,形状像一片羽毛,白色的玉里有几缕红丝,摆在阳光下在特定的角度下像是一团火焰,很是稀奇。
  言星寒看了以后就说这是上好的冰玉,养人的,于是墨鸦串了红绳给白凤戴在脖子上了。
  然而,晚上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墨鸦看着白凤认认真真地问,“凤儿你真的不要我帮你揉揉吗?”
  白凤把被子往他头上一扔,“睡!觉!”
  
  
  
  白凤开始有意地教墨鸦轻功。
  其实也说不上是教他,就是两个人经常一起上蹿下跳,帮着墨鸦巩固一下记忆而已。
  白凤和他打赌,如果能追的上自己,他就答应让墨鸦半个时辰之内可以出去玩玩转转,如果追不上那就不许粘着他一个人调息。
  白凤毕竟有经验,而且他又熟悉墨鸦轻功的套路,所以一开始墨鸦还真就追不上他,除了偶尔自己看他实在是有些累装作不经意放放水。追不上的时候他看着墨鸦有些郁闷的小脸也不忍心,摸摸他的头让他坐下调整,自己站在他旁边守着他。但是墨鸦也是有点倔脾气,追不上了就坐在原地调整自己,然后下一次追逐战继续。夜里墨鸦为了让自己早日追的上白凤狠狠心没搂着他睡,就想着以后追的上再提这茬。反倒是白凤有些不太习惯,所以经常是睡一觉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滚墨鸦怀里去了。
  但是相对的,墨鸦的轻功进步神速,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抓到白凤的衣角,不到半个月就能和白凤并肩。
  对此白凤给他的奖励就是对着他的额头狠狠亲了一口。
  也不知道是一时冲动还是早有预谋,反正在那之前和途中还有在那之后某只的耳朵就一直红的要滴血一样。
  
  墨昕在家里看着黑白影上蹿下跳,嘟着嘴。
  言星寒和墨擎在屋里下棋,柳荷芯在一旁,见墨昕似乎是有些兴致不高,走过去抚了抚她的长发。
  “怎么了,昕儿?不太开心的样子。”
  “娘,”墨昕纠结半晌,“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小外甥啊?”
  “噗!”柳荷芯没控制住,笑着揉了揉她的头,“你哥和你嫂子才多大?他们都不急你急什么?”
  墨昕嘟着嘴,“我前段时间跟师傅去了他姐姐孩子的周岁宴,娃娃特别好玩!而且看着我就笑!又白又软!我也好想要个娃娃!”
  柳荷芯捂着嘴笑笑,看了看正在专心下棋的言星寒,“昕儿,这种事急不来的,而且你哥哥现在还像个小孩子,他怎么知道怎么能生孩子?你呀,就别想这个了。”
  墨昕噘着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溜烟跑了出去。
  柳荷芯回头看了看不知何时看过来的墨擎,耸耸肩。
  言星寒突然开口,“怕是又有人要倒霉了。”
  墨擎看了他一眼,只是笑笑,没说话,随手拿起棋子,落下。
  “由着她去折腾吧。”
  言星寒抬头看他一眼,“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把她塞到我这了。”
  墨擎大笑,“没大没小。”倒是没否认。
  言星寒叹口气,“你就仗着我入门比你晚吧。”
  “但是你比我得宠啊。”墨擎揉了揉他的头,“别发牢骚,下棋下棋。”
  言星寒看了他一眼,落子。
  “你什么时候把她接回来?”
  “你舍得?”
  “……”
  “你就嘴硬吧!”
  “下棋下棋!”
————————————————————
二十一
  且不说墨昕那个小丫头去鼓捣了些什么东西,这边白凤听着鸟儿回报的东西,微微皱了皱眉。
  最近白府人流走动有些奇怪。
  白凤抽了个空去城里转了转,打听了一下周围几个大户都是什么人,然后满腹心事地回来。
  原本他以为这个地方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也不是很太平。
  但是回来之后看见被墨昕吵的到处乱窜的墨鸦,突然就笑了。
  只要墨鸦还在,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哥!哥你别跑!”墨昕虽然没有墨鸦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但是长年跟着言星寒东奔西跑也学了不少轻功身法,俩人就追赶着在府内绕来绕去。
  “哥!哎呀!哥你别跑!!我跟你说!”
  墨鸦看见白凤回来,嗖的一下躲到了白凤身后。
  “哎呀!嫂子!”墨昕也扑过来,跳到白凤身后要去抓墨鸦,两个人就围着白凤转圈,转得白凤头都晕了,一手按住一个,“你俩安静点。”
  兄妹俩同时做了个委屈的表情。
  白凤皱皱鼻子,“不许闹,好好说话。”
  “哦...”
  松手之后,墨鸦还是躲在白凤身后,拽着他衣服。
  墨昕噘着嘴,“我跟我哥说让他给我生个小娃娃玩玩他都不答应我!”
  白凤觉得...他已经不知道应该觉得什么样了。
  “咳咳咳咳——”墨擎咳着走出来,身后跟着很是无语的言星寒,然后柳荷芯又跑出来,揪着自家姑娘的耳朵把人拎了回去。当然,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舍不得下狠手。
  “你呀你呀!真应该把你放到女子学堂去看看那里的姑娘都是怎么样的,都这么大了还是没个姑娘样子。这种事说出来也不害臊!”
  墨昕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言星寒眼疾手快捂了嘴把人带走了。
  白凤红着个脸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墨擎咳着回了屋里,柳荷芯拍了拍白凤的肩,“没事,昕儿总是这样,不用放在心上,快回去歇会儿吧。”
  白凤尴尬着带着墨鸦回了自己房间。
  尴尬了一会儿,墨鸦犹犹豫豫开了口。
  “凤儿,孩子要怎么生?”这个问题他纠结一路了。
  白凤一脸挫败加纠结,一头扎进被窝。
  “我不知道!”
  
  纠结了一天的生孩子问题,结果导致白凤晚上做的梦全是生孩子的...
  咳,细节。
  具体什么细节自己脑补。
  然后白凤大半夜跑出来吹冷风了。
  搓脸,搓耳朵,搓脖子。
  冷静下来之后回到房间看见墨鸦迷迷糊糊坐起来。
  “怎么了?”“唔...去...去茅厕...”
  白凤给他披了件衣服,然后躺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听见声音转过头看见墨鸦摸索着往床边走过来伸手拉了他一把。
  翻身爬到床里面,墨鸦搂着他的胳膊打了个哈欠。
  “凤儿你怎么没睡?”“就睡了。”
  白凤把被子往上拽拽,盖住墨鸦的肩膀,“睡吧。”
  “唔。”墨鸦倒头闭了眼睛蹭着白凤的胳膊睡了过去。
  白凤侧身,侧躺着看着墨鸦的睡相。
  相比之前乖了不少,不过还是喜欢往人身上蹭。
  白凤伸手轻轻刮了刮墨鸦的脸,墨鸦皱皱眉咕哝一句什么然后脑袋蹭了蹭枕头,又没动了。
  白凤觉得好玩,不过毕竟夜深了还是让他好好睡吧,自己也合了眼慢慢入睡。
【PS:欢迎捉虫^_^】
【PPS:有点想带其他cp玩😂】